下學期有新同學。新加坡的中央醫院同事回來修讀下學期另外一科。

新加坡的是非當然一定會講,話題輾轉到若干年前她的醫院和我的醫院一個諒解備忘錄。話說當年同一聯網的醫院推出了交換計劃,如果每邊都有相同的治療師願意參加交換計劃,治療師可以到另一間醫院交流半年到一年,主要是讓治療師涉獵不同的工作範疇,最好是互相交換一些對方暫時未有提供的物理治療服務。新同學想邀請我和她回新加坡作交換。但我再提及當中的附帶條件,肯定要打退堂鼓──

1) 交換治療師數目完全一樣。但要記著她的醫院有差不多100名物理治療師。我的醫院出盡飲奶之力才請到約40名。

2) 基本上除了運動醫學,我們有的服務她那邊都有。而她那邊的燒傷部、腫瘤部等等全國只有這家醫院才有的特別服務。

都是不平等條例的約束。再者,在開初之先是甚麼人會開始考慮交換計劃?我知道這原意是讓更多人除了參加到外國醫院交流的HMDP(healthcare manpower development programme)的交換計劃。但在同一片土地上,兩間醫院雖在同一聯網內。但論請人、服務素質等等都是市民喜歡比較的對象,其實在兩間其實是競爭對手下作交換計劃,當交換了工作環境,部門主管不怕好員工就此一去不回頭嗎?

所以,自開始計劃以來都沒有人申請這個計劃。原因實在太簡單,如果要試試不同環境,為何不直接轉工?有時人腦想出來的東西,可以如此反智。

到了外國交流的,回到醫院除了要向整個部門匯報交流心得,還要簽定合約,最少要多待在醫院約一年時間。但很多時侯,我看見物理治療師到了外地交流後,未必真正可以改善服務流程或者質素。而這些錢花了,其實只是可以用來挽留已經筋疲力竭的員工可以遲一點遞辭職信,給他們一個公費旅遊的機會;但想到回去這一可能是一潭死水,到交流的最後一日,他們有沒有一刻想過,就此逃跑、失踪,一去不回頭?

我沒有這運氣。原本曾經有一個計劃去英國的,可惜因為仍然在申請永久居民,就算是排在第一位,都會因為你的出身將你置諸門外。難怪這麼多的人從這些地方自行跑出來,在尋找自己想去的地方交流,隨後再想交流後是否要回去。

活著,多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