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的新聞有關於廣州人上街坊抗爭要求電視台不要停播廣東話節目,認為此舉會扼殺本土特色和廣州話(廣東或廣西其實有其他方言)的生存價值。

要證明這一點,不需要靠電視這傳媒。當新加坡有人講馬來話、福建話、廣東話、華語(普通話)、海南話、潮州話、泰米爾語的時侯,他們大刀一揮,只將英文定為官方語言。而電視台播的節目,只剩下英語、華語、馬來語和泰米爾語的電視節目,新一代有沒有講其他方言,只可以靠家中老一輩的口傳才可以繼續代代相傳。

現在隔了差不多兩代,不同年代的人就同這新加坡電影節錄一樣,有只操方言的,有講英語和方言卻不懂華語的;有懂華語和英語的;也有只懂幾懂方言而不懂英文華語的……最神奇的是他們明明講的是不同話,卻各自明白對方的意思。這是我和香港同事在新加坡工作後在臨床知識以外的最大得著。當你身處老人科病房,老病人有沒有失智、成長背景等等,直接影響你用僅有的華語、英語和廣東話跟他們溝通的能力。研究證實就算是飽讀詩書的人,到年紀大的時侯因為語言能力的良化而不能如年輕時流利地以自己的第二語言溝通,這樣會很容易令治療師和病人制定治療目標時產生阻力。

而在語言政策這麼壓制的新加坡,方言仍然屹立不倒,聽說軍隊的訓練和在網上一些福建話惡搞的電影節錄仍然可以讓新一代新加坡人就算沒有跟長輩交談都可以用福建話溝通;而一直源源不絕從馬來西亞到新加坡讀書的華僑子弟其實亦會將自己在家鄉所用的方言帶到這個地方。「你有張良計,我有過長梯」就算政策上的壓制,如果有人堅持要保留這種傳統特色方言,不會因為電視台政策而枯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