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授的辦公室裏,教授在整理研究項目需要的文件。兩位組員,一位在查圖書館的小組討論室的預約,另外一位則在玩他的新玩具,炫耀他新買的iPad,裏面裝著的,是連Michel Coppieters都眼紅的Enclycopedia of Pain,我看著今期的澳洲物理治療學會通訊In Motion,掀開第一篇專題,就是講澳洲物理治療師轉行情況。

根據《無間道》的定義,我們三個都很不專心地看著其他東西。看來,我們都是卧底。

根據從未公開的資料顯示,維多利亞省的30歲以下的物理治療師,30%會於五年內轉行。在物理治療師受到合理尊重的澳洲,這樣的數字令我詑異。原因有以下幾個:

1) 資歷架構沒有太多晉升機會。院士制度在澳洲只有筋骨系比較成熟。沒興趣於筋骨科,又不想唸研究生,就會遇上事業的樽頸位。
2) 就算讀上去,碩士銜頭不能供他們更好的待遇,但唸碩士的成本包括工時的損失和學費,在他們來說不合乎成本效益。所以在現時在澳洲全國的物理治療碩士班,大多數都是那些在本土爭讀碩士到頭崩額裂,無奈要到外國讀書的北歐人;又或者是政府獎學金保送的新加坡人。周教授在2006年澳洲物理治療期刊亦曾經有這樣的論調(要原文請留言),他們其實十分矛盾:他們當然希望多點本地人報讀課程提升專業水平,但亦同時希望多收點海外學生,其學費可以補貼本科的臨床實習的超資狀況。所以大學對愈來愈少本地人報讀碩士課程都有點束手無策。
3) 如果不做臨床工作,我們不如護士醫生一樣有其他工種可以選擇。推廣、行政、管理……物理治療師不做臨床,近年澳洲鼓勵臨床治療師參與研究工作,要不就做自己老闆。再大的物理治療部只有一名經理,僧多粥少,轉工,不如轉行。這個年紀,生活應多姿多采。

所以,我對早前師弟告訴我有香港物理治療師,於新加坡公立醫院幹了數年後回港私人執業,孜孜不倦地報讀進修課程後,選擇改行當警察的故事不感驚訝。人人在三十歲前,仍然是覺得自己可以有青春浪費去探索自己未知的領域,亦有所謂的工作假期計劃的出現。可是,大家都不知道,這個假期,應該放多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