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回校和同學一起練習研究項目關於肩胛骨練習時,發現全組同學都手持一部iPad進行討論。堅決地不在這個學年換電腦,在討論圈中拿的仍然是紙筆的我,心裏開始猶豫。

自己現時的筆記簿型電腦在2006年購買,當年的目的是在新加坡時一可以當成坐枱型電腦使用,而日常最主要做的是電郵、瀏覽網站和家人通訊。一般辦公室的東西通常在醫院解決,所以連office也懶得裝。

到4年多後的今日,讀書、內部in-service的筆記愈來愈多,到將這些文件搬離香港時已經達到兩個紙皮箱。這一年看的書,只計Gray’s Anatomy和Encyclopedia of Pain兩本書已經達到五千幾頁,畢業時的運費已經不可想像。上學期的解剖功課習作,要做的是將解剖圖片以高解像顯示,簡報要有高解像影片解釋在某一動作下筋骨關節肌肉的動作。下學期要做的更是要作海報、維基網頁解釋運動生理力學需求,即是說少不了動畫製作。

手法鍛鍊,如所有拳譜(包括文字、圖片和影片)放在一旁,相等於兩大個A4文件夾的資料,和紙張不能顯示的影片。帶了它,「周教授」會不斷重覆你所要練習的手法,直至你聽到那一聲清脆俐落的響聲為止。

手球隊練習比賽,隊員有甚麼損傷可以直接輸入去,不用等到回家才逐隻字輸入。就算日後在診所工作,你的iPad就是你的牌版,文字不夠的還可以在屏幕上指指劃劃。最重要的,是在等待的時侯可以隨時拿出要看的文獻。不用打印直接在屏幕上看,球員要用的繃帶和急救用具已經將我的脊椎壓向一邊,要解悶的東西絕對不可以重。

太多理由要逼自己要推向高科技。原本想著自己重新有收入才可以向這方向進發。可是,時勢沒辦法令你可以原地踏步。加上面書上的留言,看來這個財,真的要破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