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高科技,不得不提自己以前做病房的日子。

聽筒、紙筆、牌版紙、病人轉介信、軟尺、量角器、各種檢查表格、病人單張,病房病人的簡短資料作開會之用,有時甚至要把拐杖、運動用具帶到床邊。

當然,要攜帶的,還有由兩隻到六隻不等的「鴨仔」──物理治療學生、新同事是也。

而新加坡醫院的做法是,轉介信背後就是紀錄病人服務收費和所購買的復康器具。而每日辛勞工作後,就是要呆坐在電腦前,向著這個RSMS(Rehabilitative Service Management System)的電腦平台,逐字逐句將收費和購買的復康器具輸入,資料會和財務部掛勾,病人最後的帳單會顯示治療所需金額然後付款。而門診的同事,雖然有櫃檯同事幫忙治療方面的找贖,但仍然需要輸入任何病人購買了的復康儀器。

而根據大老闆口中所提及,這個電腦平台應該最終和病人紀錄連接,全院甚至社區互通的連接點。而當時的建議是逐漸要求同事不用帶紙筆作紀錄,一切紀錄連線。

然後,筆記簿型電腦型號出爐──似乎比拿著紙筆聽筒量角器更重。物理治療師常遇的碰撞問題和保安問題遲遲未解決。所以,這只聞樓梯響。同事每天都差不多要加班,人手將收費輸入去。年年都有人爭論這些工作是否應由物理治療師擔當,但最少有一位物理治療助理是全職協助這個系統運作,每天到時到後,就算她在幫你扶病人也好,也要趕往樓下物理治療部處理和這個系統相關工作。另一邊廂,我們的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則有一欄特別統計治療師在這系統上人為出錯,因為這原因多收少收的錢不在話下,這竟然會出現在你年終的表現評估。可笑,手藝不是最高,少做少錯才是時尚。

然後,反而當影像診斷部將檔案電子化可以在全醫院的電腦查閱後,在每兩張深切治療病床和每八張普通病床床邊都有一部電腦,還走在潮流的最尖啄,稱之為BMW(全名已經忘記,同事記得的話請告訴我),同事有時都將收費透過BMW輸入去,但登入–>找病房–>找病人–>收費項目,那個介面總之想你悶死,週末因為系統同時要處理900多張病床的帳號,龜速下載卻沒有因此有超時補水。所以就算有多數電腦,我大多只做完一個病房才會輸入一次。

科技應該帶給人方便,但以我們部門的英明領導之下,似乎正在畫蛇添足。其實醫院最後都不想進一步資助員工隨時侯命的電話/電話費開支後的「縮水」招數,加上軟件的不配合,令整件事就像一場空一樣,換來徒然的血汗在這些高科技搞出來的額外工作量而已。當已經有人用iPad在餐廳點菜的時侯,我們應該做的,只是將時間都用在病人身上,隨後的行政工作,在顯示屏上蜻蜓點水,換來工錢,不帶走一片雲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