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行政上的,還有很多關於執業上的高科技產物。

診斷的,由最山寨的摸骨和肉眼觀察、到量角器、軟尺、秒錶、到UQ最有名氣練橫肌的充 氣式生物反饋(biofeedback)、電子式生物反饋、心跳紀錄儀、暫借隔鄰的x光磁力共振、balance master 平衡儀器、超聲波即時掃描、內耳晶體導向,到今天示範的三維立體動作分析。在澳洲,這些東西都挺容易在一般私人診所可以看得到。

治療的, 由更山寨的按摩、手法、運動、按摩球、健身器材(不論是isokinetic的還是不用電的pilates和gryotonics)、貼布繃帶、令我院同 事為之氣結的誘導式呼吸器 (incentive spirometer,flutter之類的東西) 各種電流短波加氣功,到今日人人對他像神一樣拜的衝擊波,和神級的模擬家居場景,例如Wii一樣的場景訓練。當然,財政是一大難關,所以有了其中一部機 器,診所就會大肆宣傳到榨乾為止。

眼見其他專業都在利用科技令自己的臨床技術提高,物理治療師搞完一大輪高科技產物後,到最後反而覺得自己只相信最山寨,和最貼近自己思維模式的雙手。所以,我已經不覺得搞電療是反高潮,而是大勢所趨。只是不幸地現時的數據不支持現時的電療法,我們要退而求其次而已。

再 看John Maxwell的新書。如果他的領導哲學是和人溝通有關的話(如《巾幗梟雄》蔣必正之類的角色),診斷儀器令你更瞭解病人,讓病人更瞭解自己;相對於治療 儀器,行內仍然有不少物理治療師理不加思索將病人放在儀器,診斷更有效和病人交流。病人真的不會理會你的手法是Gr. III還是Gr. IV+++,衝擊波有多大,而是想知道治療有沒有效,在診斷和生活上反映出來。哪怕是那厚了0.000000005吋的腹橫肌,如果病人相信這可以改善腰 背痛,根據安慰反應原理,治療已經是成功的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