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和同在布里斯班的舊同事短敍。她在數星期前向我求救,說要關於前庭復康的參考資料,我立刻從圖書館找回老祖宗的教科書和相關資料給她。

一個月後,差不多要決定還書還是續借,她最後連一頁都沒有影印過,又或者做一些筆記之類的東西,原封不動地將書還給我。她告訴我,當時要借是因為她的大老闆忽然間說要做前庭復康,然後將這個燙手山芋交給她。團隊只有普通科醫生,而診所的設計亦從來沒有關於前庭復康的基本器材。我不要太貪心,平衡測試、專用眼鏡和訓練平台少不了,和專科醫生、聽力學家的人脈更是少不了。只是當一切東西都欠奉下,讀書,反而不智。

當我還是菜鳥時,每遇一項新工作時,都以為找資料看,就可以當自己是無堅不摧。就像學生時出實習時,以為讀書可以解答臨床導師的問題,怎料到最後讀到通宵達旦,都被老師一個臨床問題打倒。書本上的知識有用卻使不出來,就是同業在臨床工作上的其中一樣最苦惱的地方,遇上臨床例外,就像陳年舊電腦一樣當機。所以,有些大學開始運行了問題為本學習模式(problem based learning, 簡稱PBL),而第一個在這學期遇上的PBL,竟然會扯上前庭復康的臨場腦震盪狀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