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錢,講數十年都講不完。當一代香港人奉財經版為聖經,而我卻在香港可以用四分之一的價錢可以做到的事,選擇貴四倍、流落他鄉、令你兩文三語同時退化精神失常的鬼地方,讀一過跟香港畢業碩士生爭同等薪金的工作。以同樣的速度計,就算一樣的儲錢方法,要多花四倍時間還債。

天下間還有如此「豬兜」的人嗎?對,你就在看這個豬兜打的網誌。

忽然想到當年曾經被杜國威擺上舞台的戲寶。杜十娘為一代名妓,閉月羞花,憑美貌與智慧傾倒眾生。公子哥兒贈的金銀珠寶多得十世也花不完,卻沒有找到一個可以付託終生的人。一天,有一位恩客叫李甲,是個有才氣的太學生,雖然僱得起她,但沒有那些公子哥兒的俗氣,而漸漸二人開始產生感情,而杜十娘更開始其贖身的計劃。

她知道歡場人大多無情,她不惜一切耍手段公證明李甲的真心,叫丫環十兩去試探,當知道李某的真心後,也不惜工本叫李甲替她和鴇母贖身。逃離妓寨後,在湖上跟李甲在卿卿我我的時侯,被另一位公子孫富看上。孫富看中李甲懦弱的性格,也知道李甲愛面子,他的父親也將會極介意杜十娘的出身,所以用錢收買李甲,讓杜十娘作孫富的妻子。

杜十娘千辛萬苦排除萬離才可以逃離青樓生活,但任由她家財萬貫,以為這樣可以得到一顆真心,卻良心被錢當了狗肺。從退卻沒有從良的謀生技能,也知道自己以後只能成為滿身銅臭味的富商太太後,她一怒之下,在孫富和李甲面前將一箱箱珠寶,連自己的性命都丟進大海裏。這是明朝時馮夢龍《警世通言》「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的故事。

照當時的時代背景看,不是在家侍侯丈夫家庭,要靠手藝養活自己,賣身、賣藝,都是妓女。按道理,職業女性的心態,跟妓女的也許有參考價值。

如果女人要的是錢,杜十娘或許沒有這麼慘。她整件事最「豬兜」的,是任由自己的多才多藝,閉月羞花,也將自己的生活和幸福所託非人。如果錢真是萬能的話,這個故事,王子和公主就應該會好好地生活下去。

所以,最愛我的家人朋友(尤其是牛爸爸)因為我的事感到最開心的,不是我升職加人工,更不是我考第一的獎學金。說真的,任由我的學歷怎樣高,賺回來的錢也不能和爸爸可以賺的錢相比,我看見他為我最開心的一刻,是他可以將我那年在錄音室錄的單曲放在貨車音響裏到處向人炫耀。

同樣,越洋收到的小禮物,我珍惜的亦不是當中的價值,而是抽時間去選、去寄的誠意。記得自己當間諜那年迎新營的營刊這樣形容一位組媽「一粒糖可以收買佢。」一粒糖值多少?原材料真的不會賣多少錢,而是那粒糖當中背後的心血,是否值得收買人心。

珍惜的,我也忍痛讓它溜走,是因為可惜。可惜的是,被收買的人心,建築在不實在的虛浮中,不堪一擊。如果世上真的沒有人可以互相信任的話,我是杜十娘,情願一生都在青樓賣藝,至少不會失身、失財、失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