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學過肌內效貼布法,但時至今日我的證書已經被日本方面宣佈無效。若要做導師,要從頭學起。

當然,如何貼上去的方法從來沒變,但賣膠紙的脊椎指壓嫌未賺夠,當他們以錢為最重要的依歸時,他們不知從何來的生意頭腦,看準運動物理治療師的黃金三分鐘(在球場上,時間緊逼,球例通常要求物理治療師在極短時間內檢查、治療及決定運動員是否仍然適合作賽)「發明」了已經預先剪好合身的貼布,不用再像舊式的貼布需要裁剪。

然後,脊椎指壓不斷向行家甚至進攻物理治療師,同學因此從球會拿了不少樣本,因為來貨比從日本空運便宜,所以聽說生意還不錯。但這個例子亦說明,要賺錢,就要gimmick,上完一整天曲教授的筋腱病變大師班,對7小時遁証醫學的強勢攻擊有點吃不消後,再看見這些樣本,不禁嘆一句:「要結結實實做一個實力派,原來是賺不到錢的。」

默默地穿針和繡花,更要花時間剪角防止打摺,究竟是我剪角的數秒時間較便宜,還是多花錢一撕搞定的速度比較划算?穿針刺得指頭都是血,繡的卻是膠花的時侯,才發現我們這一行在堅持自己的服務和斷症質素時,已經被人家偷襲了自己其中一個挺主要的收入來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