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旨不是衝擊波,但題目不是這樣設定,肯定沒人有興趣按入來看。

曲教授的七小時大師班,雖然早機來晚機返來去匆匆,但關於筋腱損傷雖然不算得上是茅塞頓開,但總算有點兒把握去相信,近年香港流行到家家都要有部看門口的衝擊波,不是處理筋肌勞損的唯一和最有效方案。從以下的兩篇文章可以看到,處理筋腱損傷,要知道本身的病變在哪一個階段。現時已有證據支持病變不一定是因為發炎(所以現時大多數人都摒棄了使用tendinitis一字),可以是膠原蛋白變質或者是周邊神經線因為病變出來的毒素產生敏化現象,解釋了為甚麼消炎的治療方法,包括非類固醇止痛藥(NSAIDS)等等未必可以在急性筋腱病變起到治療作用。

再回想現存不只衝擊波成千上萬千奇百怪的治療方法是針對哪一方面,哪一個筋腱病變的階段才知道是否有用。現時所有的運動都和離心運動(eccentric)扯上關係,將膠原蛋白正常化兼排走毒素,也不是靠打針,而是對筋腱作出不多不少剛剛好的負荷,減少痛楚。但退化了的筋腱才是最危險的計時炸彈,因為蛋白質已經退化,一起動的後果可以直接是撕裂。再看看其治療流程:

 

衝擊波被安排到在肌肉強化練習後三個月,再加上glyceryl trinitrate(GTN)兼運動三個月反應不理想的時侯才會使用。最吊詭的是物理治療師需要在每一節為病人調較適合的筋腱負荷而指導病人作適合的運動,但現時哪會有治療師和病人會花時間去研究同一個運動做十次和做十一次哪一個才是對筋腱的情況最好?分秒必爭的物理治療診所,何來這種閒情逸致去逐次週較,倒不如丟病人上機器,一勞永逸。

但曲教授亦說,適當運動已經可以解決當中70%或以上的問題,再微調才會用上GTN、衝擊波作當中約5%輔助。可惜現時作招徠的仍然是貪新鮮貪方便的新玩具。運動雖然很山寨,但愈來愈多東西證明他的存在價值,就如當年上太空的書寫工具一樣──在反地心吸力的狀態下書寫,美國人選擇花費大量金錢去發明可以倒轉書寫的墨水筆,和前蘇聯人選擇用鉛筆書寫的故事一樣。美國人較聰明,還是蘇聯人較聰明?或許大家心目中已經有答案。

Alfredson H, Cook J. A treatment algorithm for managing Achilles tendinopathy: new treatment options. Br. J. Sports Med. 2007;41;211-216. doi:10.1136/bjsm.2007.035543

Cook JL and Purdam CR. Is tendon pathology a continuum? A pathology model to explain the clinical presentation of load-induced tendinopathy. Br. J. Sports Med. 2009;43;409-416. doi:10.1136/bjsm.2008.05119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