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上「愛的拍紙簿」後,比以前聽更多podcast。聽到一個向高中生介紹美國的物理治療師的就業講座。

在美國,物理治療師和物理治療助理訓練,是世界中數一數二地高的。物理治療師,需要基本學位,加上進物理治療前的必修基礎學科(例如生物、化學、物理、心理、統計學等等),然後要熬一個3年全職的物理治療學博士課程。物理治療助理,工作性質只少了診斷方面的訓練,入行也要熬一個兩年制副學士課程,學習運動指導和儀器使用等等。

他們將物理治療師和物理治療助理分野,在於基礎科學的訓練。而這個在澳洲的專科碩士課程中略知一二。由於他們的基礎訓練是四年本科學位課程,到了碩士專科訓練時,明顯看到課程設計的矛盾。一方面他們想學生增強基本科學知識,筋骨科同學要修讀痛楚生理學(pain physiology,很多人戲稱這是painful physiology)和進深版的解剖學,而運動專科則要條關於骨、靭帶、筋腱的軟組織生理學和運動科學。但同時間,課程又要催谷學生的斷症思維,要完成多個時數的實習訓練才可以畢業。難怪人人都說,澳洲的物理治療碩士,不好讀,原因是一三五做症,二四六「補鐘」扳回自己本科沒有學習過的基礎知識,這樣的形式,難怪可以令人人格分裂。

再回想當年自己讀本科的時侯,同學都要修讀生理學,但不論是數學科出身還是生物科出身都只需要修讀一個2學分的課程。老師從大學生物系跨刀授課,但我們通常都因為講課沉悶而蹺課,只記住在考試前回到演講廳,聽講師道關於考試的「最後忠告」,然後急急放生。到頭來,到要考一些專科試時,才知道要學回這些基礎科學是一件如此痛苦的過程。

更慘烈的是,兩者都需要考試合格才可以執業。片中課程主任謂,在俄亥俄州,物理治療師要拿到執照,除了課程合要求,良好刑事紀錄和要考臨床執業試外,還要考一個關於該州有關物理治療法律和條例的考試。撫心自問:我們對自己地方的物理治療法例有多了解?如果要應付考試到畢業,只需完成4學分的專業理論課,合格只表示你的出席率符合他們的最低要求,卻沒有意識讓畢業生知道相關法例對行業生存有多重要。

似乎從他們的課程結構,我會更加知道,其實香港的同業,究竟欠缺了甚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