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已經不在眼前只剩下數星期的課業。因為我已經知道,自己真的不是吃這一行飯的人。當然,大學仍然孜孜不倦地告訴大家:「一生一大學」。巴士廣告拍不到的眉批是「Where you end up depends on where you go to(你最後到的地方決定在你想去的地方)」布里斯班的巴士更告訴我,你一直想到的地方,一定要中途轉車才可以到達。半途出家,兜兜轉轉,雖然用的時間較長,沒有自己駕車來得快;但自己駕若迷路的話,得不償失。

中大耳鼻喉科在早前刊登網誌,講述前庭復康。團隊只有耳鼻喉科醫生、整形外科醫生和聽力學家,尚未有物理治療師。所以文章都避重就輕,說前庭復康練習可以由聽力學家或物理治療師提供。

在美國,前庭復康可以由物理治療師和職業治療師分擔職責。各自表述,制訂康復目標,還要看家附近的是物理治療師和職業治療師。在新加坡,清一色只有物理治療師搞前庭復康,地位已經鞏固得無懈可擊,對於診斷暈眩成因是因為前庭系統失衡、腦神經、心理作用還是頸原性暈眩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而香港,近年才有新加坡的專家遠赴授課,但仍然處於萌芽階段。本來聽力學家只需專注前庭臨床測試,專科物理治療師只需懂得理解測試結果和臨床檢測的關係便成,平衡力的測試和運動復康根本就強項得毋需由外人插手。但長此下去,田沒有人耕,自然有其他要力求生存的其他專業──早有職業治療師為求生存誓搶物理治療師的工作範圍,今有也是就業率近年岌岌可危的聽力學家開始對前庭復康虎視眈眈。

真想這幾個星期快點完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