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曾幾何時的匯豐廣告致敬(圖中為以前的辦公室和現在的大學診所):

 
天堂??                                                           地獄??

天堂??                                                           地獄??

在以前的辦公室待上十二個小時,是初上任時在五時半下班後因為不熟悉環境待在櫃檯寫排板的無奈,和學生在中期檢討和發佈成績對峙的緊張,又或者是上班前後在健身房代表掃走卡路里的汗水。

在大學診所的十二小時,是自己當上學生,在標叔和臨床導師面前對峙的緊張;是看著一個個走了位的肩胛骨引發頸痛的研究項目,長時間對著電腦螢光幕,眼睛開始投訴的乾涸。

一樣有玩具消磨時間又或者伸展一下,一樣也有多得可以縛起自己的貼布,就像窩在蠶繭裏的毛毛蟲掛在樹上一樣,其實到最後自己在繭裏做過甚麼,其他外人不會怎麼去留意,去關心。我只需要作一個好好的冬眠,無需額外的養份;時侯一到,蝴蝶展翅而飛,又或者如夏蟬一樣只是蟬過叩別枝,朝自己下一個生命目標進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