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的講課,女講師帶著自己小女兒來上課。

似乎澳洲的職業女性都喜歡這樣子。早年墨爾本大學的郝莉琦(Dr Kay Crossley)教授到新加坡講學時,全程都帶著小女兒,醫院還要特別安排同事照顧小女兒,防止她在工作坊期間突然跑到治療桌上撒嬌要抱。司空見慣,連新加坡上司當年在南澳洲大學唸碩士時,都帶著女兒上課,尤其是她和丈夫都在上課,女兒不可能獨留在家無人照顧時。原因,是這兒的家庭,就算是父母雙職,和祖父母住的距離也遠,都不流行請幫傭。就算請到幫傭,都是這我這種未生過孩子的大專學生。要陌生人帶孩子,如媽媽所說,就算上班都覺得提心吊膽。

和以前歲月神偷時代沒可能一樣,小時侯幫父母親在店裏打理點點雜務。至少兩位博士不會要求十歲八歲的女兒懂三角肌和胸大肌中間的秘密。到了這些場面,平日對子女的管教顯得特別重要。

難得今天小女兒靜悄悄地在後面看書打psp,這位博士最後選擇從運動場回到公立醫院,但相比郝教授,看其女兒的表現,便知道誰是更好的母親。其實這個社會,需要更多滿腹經綸的才女,還是需要更多好母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