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物理治療師的職業生涯裏,怎樣都會有一刻會覺得我們和醫生中間的是敵對關係。可是,幸得自己在綜合治療隊多年,可以讓自己多點時間明白醫生或其他專業人員的觀點和立場,亦多點空間讓醫生和自己可以協議出共且的治療方案,有些冰釋前嫌的意味。

今天看到蘋果日報一篇報道,將這個仇醫的情緒再次引發出來。細讀那刻,差點從椅子摔下來。

骨醫說,肩袖旋肌(rotator cuff)退化撕裂,只可以靠手術根治。危言聳聽的說話我看得多,這樣本末倒置的論調,我簡直想向醫務委員會投訴!

早在1995年Milgrom已經在《關節、骨骼手術雜誌英國版(Journal of Bone Joint Surgery)》刊登研究成果,證實超過50%七十歲以上和超過80%八十歲以上從來沒有肩膊痛的人在聲波掃描下有肩袖旋肌病變甚至撕裂情況。

如果他要醫的是肩袖旋肌病變和撕裂,全世界超過一半的公公婆婆都要送去開刀房!如果痛楚和關節僵硬和撕裂無關,何來這麼一刀?一個成功例子,怎樣去解釋我們每天看到花了錢動了手術都失敗的例子,不是繼續有持續痛楚,就是關節仍然舉不高。

從病人的角度出發,肩膊痛已經10年,她會知道是哪一刻撕斷了然後有肩膊痛嗎?如果不是十年前撕裂的話,那痛楚是從哪裏來?退化性撕裂,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到,撕裂,是因為肌腱退化處理得不好的後果。她減痛,喊手舉不好,那些看過她的醫護人員,知道道痛楚從哪裏來嗎?知道為甚麼手舉不高嗎?近十多年不斷有新學術研究已經發現痛楚和肩膊錯位有關,骨醫可以將部份窒礙肌腱滑動的骨頭清除,修補撕裂的肌腱,但到這一步以前更可以做的是靠運動、手法將錯位矯正,將過緊的後肩關節囊(posterior capsule)放鬆,用強化運動向退化筋腱施行適當拉力,一樣可以止痛。文獻太多,恕難盡錄。

手術後的物理治療,這些東西更是其中極為重要的一環,防止修補好的筋腱再次受壓撕裂。

但報紙中病人一句:「以前嘗試過物理治療無效。」再引證我以前講的那句至理名言:「面是人家給的,架是自己丟的。」前人種的果,由後人來承受。到了哪一天,才有人肯植棵樹供後人乘點涼?

仇醫,除了是不能苟同骨醫的一派胡言外,更要仇視以為可以醫人的那些江湖術士,要後人多用十倍努力,將信譽扳回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