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的物理治療學會周年會議,最大的啟發竟然不是甚麼營商之道領導才能,反而是註冊局的代表有兩句說話在衝擊自己的腦袋。

澳洲的物理治療師和其他的醫護專業一樣,開始整合註冊制度,不像現時要每個州分別申請執業。一旦符合資格就可全國執業,原因似乎是因為要緊急處理鄉郊地區醫 護人手嚴重不足的問題,藉加快申請速度來紓緩狀況。

他重申,註冊制度的原是用來保障公眾而非從業員。病人的安全最重要,才有註冊制度。如果這樣,香港要免轉介,不要讓決策者覺得我們只想提升自己的專業地位,又或者是搶走醫生的飯碗,而是公眾益及安全的大前提下,免轉介可以使病人利益到方便和保障,而作研究或量監,以數字證明一切。

另外,他又出數字,指註冊局運作成本由牌費支付,而在澳洲理治療師的牌費是護士以外最便宜的。因為病人懷疑物理治療師專業失德的個案遠比其他醫護,包括脊椎指壓來得少,只是人數不夠護士多而屈居第二。

相比香港醫生要付每年萬多塊的專業責任保險(專科醫生的價錢還要高),物理治療師只需約三千塊,還沒有硬性規定註冊物理治理師要有保險才可以續牌。這樣低風險的專業,愈來愈想不到理由要繼續繞圈看完醫生才可以看物理治療師。這兒統計亦顯示,就算直接看症,病人來源絕大部份仍由醫生介紹為主,街客除非有相熟球會,否則甚少超過兩成。或許公眾認知不足而令他不知道可以直接找治療師求診,但明顯免轉介絕不會搶走醫生的生意,反而促成雙向轉介,達致雙贏目標。

但同時,我們付了牌費,就期望註冊局可以保障從業員只有受過合資格訓練的從業員執業。「物理治療」、「針灸」、「手力治療」等字眼統統受到法例保障,未合資格人仕胡亂使用該字眼混淆視聽隨時可以準備法庭相見。但家樓下的嬸嬸賣紅外線機用上「物理治療」一詞,任人魚肉再註冊又有甚麼意思? 難怪新加坡搞了數十年註冊,到今天仍然是只聞樓梯響,立了法卻沒有人執法,猶如紙老虎,只配在鵝頸橋下打小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