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物理治療學會另一風景,如我在面書所講,香港同胞在用昆士蘭州政府贊助的免費上網設備(一般在五星級酒店WiFi上網是一件十分昂貴的事情),高談闊論著李兆基的兒子借肚得子的消息,和大S徐熙媛火速搭上富二代,攆走前「星女郎」張雨綺閃電結婚的消息。

或者她們真的談得很大聲,又或者對我來說在全場英語交談時突然殺出這些港式廣東話特別搶耳。全程,我默不作聲,努力地扮演著自己是新加坡人,連英文口音也作出相應調整──我似乎很適合當間諜然後,我回到旅舍上網看香港報紙,才知道她們究竟在談甚麼。

進了會場,其中一位在云云參加者中,在前排高舉自己的相機在拍低每一位講者每一張投影片的內容。那部應該是自動相機(即不是單反)由相機揚聲器而不是從快門發出的「卡擦」一響,在偌大的會議廳中劃破沉靜,更盪然迴響。

然後,他們像粉絲遇見大偶像一樣,在早餐茶會抓著世界物理治療聯會(WCPT)的會長 Dr Marilyn Moffat合照。

面書留言一出,同學紛紛覺得她們失禮。但,這卻又是香港人活生生血淋淋的生活形態。

轉個角度,如果在香港的專業會議中,當所有人衣冠楚楚地進會場,有一位澳洲人穿著背心短褲踢著人字拖拿著滑浪板進場,像剛剛從外面淺水灣那邊滑完水才去開會(又或者他是從愉景灣滑水到灣仔金紫荊廣場看完升旗禮再去開會),當香港人覺得奇怪時,在澳洲人的眼中卻見怪不怪。那,澳洲人會覺得自己出洋相嗎?他們還可能引以為榮。

當這個世代連英國的女子不再淑女,被周刊被選為「全世界最醜的女子」──因為女權主義令他們不再矜持,語言愈見粗鄙吵耳,也沒有了女性應有溫柔的展現。港女雖然也開始隨著這個方面邁進,卻沒有外國女子那種性格,「大條道理」覺得這樣的行為是民族精神的展現。

只是,洋相與否,在乎於持地人的配合。這一刻,港女要堅持的,是遠近馳名的港女精神,還是在五星級酒店的全國會議中,告訴與會者香港的物理治療師怎樣談吐應對?

延伸閱讀:蕭芳芳《洋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