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大會的尾升,充滿了火藥味,談的是物理治療訓練漸趨高檔化,由以前的證書,到文憑、本科、碩士到博士,是否對病人有利。

首先聲明,主講的,一位是美國的WCPT主席、一位澳洲私人執業物理治療旗艦店的老闆、一位是澳洲物理治療師管理局認證課程的負責人,最後當然有澳洲大學的代表。

現時,澳洲的身份挺尷尬的。美國早於2000年開始將所有物理治療課程博士化。澳洲由1997年只有6個物理治療師本科課程到現年已有20多個,當中包括了不少碩士、博士資格的課程。和美國的情況不一樣,現時澳洲持基本水準的物理治療師,可以同時有學位、碩士和博士出身的。看起來,似乎有點進退進谷,一來想跟隨美國可以保證澳洲物理治療師有學術交流機會而開始有博士課程,二來卻維持認證學士學位持有人的治療師資格,讓可以希望早點入行的有志人士更快達成心願,更成為收取海外留學生一個重要的收入來源,因為物理治療學位的收費,貴得咋舌,只有醫科可以媲美。

然後,他們的專科訓練,諷刺地只有碩士等級。現時的研究更將專科訓練變成三級證書制度,然後便成師徒制的院士。院士和博士,連我這個外人都開始有點搞不清。

美國代表來自NYU,當然要支撐自己的立場。私人執業崇尚有能者居之,不論哪種學位出身,一切憑表現支薪,雖然他的博士員工仍然會受到一些病人詢問博士和學士物理治療師的分別。而台下的參加者大都質疑碩士出身的物理治療師,因為學期短至只有6個學期,有時臨床技巧都比不上四年學位的畢業生。頭銜帶來對社會認受性的衝擊、博士課程要求學生要花時間做研究始能頒授學位的時間問題、挽留人才的問題……當然,爭論沒完沒了,也不期望一個兩小時的辯論可以得到甚麼答案。

理工大學康復治療科學系講座教授陳智軒終於將這個想法說出口:理工大學應開辦供持有學位人士修讀的治療師碩士課程(graduate entry masters, 簡稱GEMs)必要時更可以將這課程變成自負營虧形式經營,免受政府削資影響收生人數。另一個我猜想要辦課的原因,是連我這個已經畢業了好一陣子的都感受到,因為課程只是學位程度,學系愈來愈難找已經是碩士、博士化的地區予學生作海外實習,還有要提升頭銜,和其他碩士級醫護,如營養師、心理學家和聽力學家看齊。

或許我已經和香港的情況脫節了,究竟市場有多渴物理治療師已經不知道。但究竟香港有多少人大學畢業了仍然對入我們這一行「恨到出汁」非要做物理治療師不可?要每年最少30個這個的人才可以開得成一個課程,否則,就算自負營虧,也很難維持GH地底的「燈油火蠟」和一眾教職員的薪水吧!外國可以辦GEMs是因為物理治療師的社會地位長年受到尊崇,但上一篇才講到亞洲人未必有這樣想法的時侯,長貧,難顧。

另外要解決的,就是多了出來的學生需要臨床實習問題。澳洲已經「爆煲」多了學位數目卻沒有醫院撥出資源供學生作臨床實習,然後他們要絞盡腦汁想辦法作虛擬實習等等,成效還在研究中。醫院管理局或者一眾志願機構能否為多了出來的學生作配套,又是一個要事先解決的問題。

註:早前文章有誤,北歐四國應該是挪威、瑞典、丹麥和芬蘭,特此更正。

延伸閱讀:P博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