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學. 一年

其實沒有真的有一年那麼長。但完成習作的那一刻,真的有點如懷胎十月難產那種如過山車的痛苦和喜悅。自己如此出走一年,忽然聯想到當年某位知名香港女歌手在英國遊學期間被盛傳被包養的緋聞。如果有任何類似關於我傳聞,敬請告知,不是為了追究責任看誰毀我名聲,而是想問問是甚麼有人覺得自己有應被炒作的價值,滿足獅子女貪慕虛榮的心理。

本地人會否停工一年讀這碩士,要看他們讀的是甚麼心態。選擇停工一年的,要不是事業到樽頸位,工作機構贊助,就是已經在外國打工要盡快完成學位回國的。而選擇兼讀的,就常都是「走不開」不捨得離開工作崗位的。他們不是在知名球會工作,就是診所的合夥人。

忽然間,一位兼讀的同學跟我說,過了這個學期,他會辭職,打算環遊世界再回布里斯班找另一份兼職差事,完成第二年碩士課程。驟耳聽來,他是為了「環遊世界」而辭職,作老闆的自然不自願給員工兼職事後,在暑假仍不能投入工作看更多的病人。但想深一層,工作上的不如意,才是出走的誘因。

他跟我一起唸運動系的,當中有一部分時間是要服侍現役澳式足球員,但更多時間是在看那些做了脊椎手術十年都搞不好的長期痛症患者。不選擇隨波逐流唸運動系的澳洲同學,連造夢都想入大球會或奧運隊工作,留在他現職的地方,有點巨龍游在淺水的意味。

遊學一年後,因為自己熬過那已經數年到廿多年沒有進過的試場而驕傲,心浮氣燥,也有氣燄,向自己的上司討價還價。但在老闆,尤其是私人執業的,卻把持著一個大原則,賺錢的事才會做。一年甚至兩年像霧像雨又像花的僱傭關係,若老闆支持員工唸一些未必可以賺錢的書卻要失去賺錢的時間,倒不如作個了斷,止蝕兼防止成為「書蟹」。

選擇悠學一年的,無非是想找個好「歸宿」。包養的是某殷實商人、大機構,中小企,如前輩所說,理想和麵包兼備的,情,就歸何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