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墨爾本,在酒店的電視機重覆播映著威廉王子訂婚的消息。報紙檔的八卦雜誌,三小時之內都變成王子和準王子妃作封面,圖文並茂20多頁連拉頁海報,報道求婚過程、情史和訂婚鑽戒的來由。

無獨有偶,墨爾本電影資料館在早前添‧布頓的展覽完結後,換上的是迪士尼公主王子卡通動畫展,展出由1937年開始《白雪公主》的手稿動畫投影片到其他經典王子公主故事的首版娃娃等等。

(館內不準拍攝,敬請原諒)

看完展覽,想起有種病叫公主病。但不要忘記迪士尼的公主每一個都做過苦工:
1) 白雪公主其實是小矮人的幫傭,洗衣燒柴煮飯打掃也要做。一個十來歲少女照顧七個臭男人,應該挺吃力。
2) 灰姑娘更慘,白雪公主做的事她也要做外,還要替後母和兩位同父異母的姊妹挫指甲。
3) 睡公主逃避女巫追殺,獨自在森林過了15年,還不是過著自己洗衣煮飯,沒有其他女子跟自己比較誰更漂亮的80%平淡生活

重回現實世界,縱使自己覺得自己是公主,做完一大輪苦工,就算得到王子的青睞,也只是一位年少時似戴安娜王妃現在28歲卻禿頭似查理斯王儲的威廉王子。住的仍然是皇宮卻家道中落,祖母「事頭婆」下令制水制浪費制外訪制廁紙,從此王子公主會否快樂地生活下去?墨爾本市的馬車或許有個好答案,白馬帶著南瓜車,車上沒有王子,大概已經被公主一下無影腳踢了下山。

所以,從來都不喜歡看迪士尼的公主王子故事,卻偏愛上其他童話。經過一輪掙扎,因為只有一個晚上,看歌舞劇要二選一──都是七彩伊士曼立體大製作,《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和《戀愛大爆髮(Hairspray)》經過和朋友的討論決定看了前者。

「最後一分鐘」的平價門票,平價卻坐在堂座有點奇怪,原來自己變了「老柱女」──如圖所見舊式劇院設計問題,樑柱擋住部份視線,也在堂座後排,被circle擋住了男主角在舞台頂倒吊跳踢踏舞的部分,但好處是可以兩腳一伸坐前看到擋住的部份,沒有前面座位阻擋,走累了的雙腿可以擱在自己的行李上,看戲從未如此愜意。

戲是根據當年迪士尼同名電影,《仙樂飄飄處處聞(Sound of Music)》茱莉安德魯(Julie Andrews)主演的版本,再加上數首新歌。領軍的是金牌監製麥金倫(Cameron Mackintosh),帶來的驚喜是

1) 繼他早年監製《歌聲魅影》將吊燈擲向觀眾席後,他似乎對這技術上了癮。這次擲向觀眾席的,竟然是將魔女主角吊著鋼絲衝向觀眾席。
2) 金牌監製以自己的號召力,將當年所有《孤星淚(Les Miserables)》10周年「夢幻組合」的澳洲演員於這個劇目上演,難怪平日晚上,都可以全院滿座。

迪士尼,應該如此,而不是妄想著世間上有這麼一位身騎白馬走三關的王寶釧會忽然到你家門口說會養妳一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