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今天副刊中,馮禮慈寫及美國一個「筋肉孩」何利欽(Liam Hoekstra)的故事,因為基因的特別構造,小孩沒有一種製造蛋白質myostatin的能力,所以,三兩歲,已經乍現六塊腹肌。而且,肌肉更不是大而無當,他最喜歡做體操,三歲小朋友已經可以做十字懸垂和引體上升,教練都嘖嘖稱奇。力

父母見他有如此神力,當然想他可以在體育界可以有點甚麼作為,所以一直帶他到不同的運動場供教練選秀,可以作些甚麼樣的簡單訓練。但在各項測試證明他天生異禀後,運動生理學家和兒科醫生都擔心,有運動機構因為他的特殊身體構造,會影響他日後長大參加賽事的權利。他太強了,任由別的小孩如何努力,都做不出利欽的成績來。

在他之前,因為基因有特異功能的,是2008年奧運美國「飛魚」Michael Phelps,他的基因讓他在運動過程中缺少了令身體疲倦的乳酸,所以在不同賽事中都可以將自己的最佳狀態表現出來。當他出賽時也成了國內的爭議,說對其他對手不公平。

早前講過,美國是特殊奧運的常勝軍,是因為他們懂得「禮橫折曲」,「創造」公平競爭環境讓自己成為贏家。這種天生的特異功能,到了所謂公平的競技場上,反而成了一種另類的殘障,讓你望門輕嘆。

雖然現在基因還未到可以「逐條砌」的地步,但難保在不久的將來裏,有人會利用這些東西達到自己的私慾。如紀錄片所講,練得一身好武功,是恩賜,還是詛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