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兩件義肢矯形矯形學的小事。

早於2009 年美國《物理治療》的podcast訪問美軍的物理治療師,分享為駐伊拉克傷兵做復康的技術和發展。兩輯的節目中,各物理治療師在一直吹噓自己在截肢康復者的義肢技術和復康鍛鍊不斷提升。不論是上肢下肢,義肢的靈活度不斷提高,甚至可以將義肢直接鑲在患者骨頭﹐免去康復者戴上膠套所潛在的皮膚問題等等。美國要發展高科技就是和歐洲的不一樣,那種終極性有點不留餘地,將每一位現役戰士,從內到外變成未來戰士(terminator),當中更有人可以重返「戰鬥格」,用義肢開槍繼續廝殺,聽起來有點駭人聽聞。

回到人間,澳洲「布里斯班發電廠(Brisbane Power House,現已改裝成藝術館和表演場地)」為義肢矯形學會籌款,邀請藝術家將舊的義肢和配件製成藝術品變賣。到了會場,我完全明白他們為甚麼有這樣的能耐將展覽免費公開,任由公眾拍照。在我將所有展品拍完照,以為滿載而歸時,才發現,展品還是實物最好看,花紋斑駁,色彩燦爛的展品,偏偏就放在紅磚瓦和塗鴉牆壁前,少了那種對比,照片還是不登也罷。但若你有興趣看看他們的展品,可以上他們的網站查看,至少他們的攝影技術比我好得多。

當康復科技不斷發展,製造出一件件康復垃圾,變成藝術品或許是一種可行的做法。但難保有一日換義肢猶如換季,而這又不像是舊衣回收般可以轉贈他人,始終這些是度身定做比內衣褲更貼身的東西,又和骨折打的石膏不一樣可以給朋友簽個字祝願早日康復,低科技的下場,除非是蘋果第一代1976年出產電腦到今天拍賣仍然奇貨可居,否則就是用來花時間蓋灰塵的小玩意。

延伸閱讀:
澳洲截肢病人互助小組 http://www.limbs4life.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