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的時侯,我參加了大學舉辦的「首選畢業生計劃」到杭州交流4星期。

然後,醫院負責人在跟我們幾位實習生在討論在內地工作的可能性。在僱主來說,我們肯定比內地的畢業生在訓練方面來得優秀,但因為畢業生大多都有負債,所以就算僱主肯給予在他們的地域和職級來說已經算優厚的工錢──三千多塊一個月,卻因為連還債的本金都不夠而告吹。

志願機構和醫管局都說近年請不到治療師。上回提要說,是因為供求問題。畢業生有權選擇畢業後不當物理治療師,所以,就算加上學位,若畢業生不選擇你,不可以推說是因為大學收生不足。

澳洲近年因為有著名學者坐鎮,大學紛紛加開課程,學士和碩士甚至博士學位都有。但不論是其麼頭銜,物理治療學校因為要順應政府政策將教育產業化,加上補貼本地生實習開支而要狂收自負營虧的海外生。另外,北領地和塔斯曼尼亞省因為沒有大學提供物理治療課程,所有物理治療師要跨省工作,未必所有僱主都願意承擔搬遷費用,本土人手不足的問題仍然存在。

所以,人手不足不足以成為大機構缺人就要嚷著加學位的理據。

反而,大機構和醫管局,應該反省一下,員工為甚麼會流失,而新血也用他們的腳選擇他們要走的路,不走進他們心目中的地獄去。套用我早前「大逃港」的例子,寶安縣改頭換面成為經濟特區,提升工作營商環境,逃亡潮也逐漸消失留住人才和資金。所以,若我們覺得學位不應加,除了在自身的利益考慮外,同時也要反建議如何改善工作環境,令醫管局和大機構成為「首選僱主」。

(下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