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叔去了。

翻查他的生平,他發跡的社會運動,是1973年抗議文憑教師不公平薪酬待遇,發動罷課。最後,文憑教師成功重新和公務員薪酬掛勾,教協亦隨之成立。

人家原先爭的都是自求多福的薪酬,然後,是一個8萬會員,資產超過2億的工會;醫管局物理治療師爭取學位職級薪酬,遞信的反而是居心叵測的私人執業者和學生組織。連掛勾薪酬的志願機構同業,都沒有為自己的權益吵過些甚麼。

原來這一行真很奇怪,是唯一師兄師姐從新人讀書第一日開始就被告知入錯行的行業。這一行的人,從來沒有為下一代著想。行業在香港才四十多年,第一代還未完全退下來,就好像無以為繼。

記著,就算說不可以完全參考外國經驗,要直接免轉介,平均行業要正式成立約七八十年。但氣洩了的話,永不超生。

還有三十多年要走,舉步為艱。可能,需要一碗豬骨湯麵,以形補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