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唸新聞系的中學同學面書發現了今天是前無線新聞記者柳俊江的網誌。字字珠璣,敬請抽空一看。原來,他因為和編輯部的「CCTVB」方針問題,決定離開TVB改行。

人生有多少十年?通常到了這些年紀,要走,需要很大勇氣。

「對於有志之士,待遇是其次,人手緊張更不重要,令人沮喪的是未能發揮所長的巨大限制。」

人人搶著唸書半工讀去告訴大家是鐵人,以為是自求多福;更高的學位得不到應有的專業地位,爭取回來的新工作被人當成免費廉價勞工。以上節錄,忽然令我懷念我2008年末當病房部9 位物理治療師支撐15人工作量的時代,雖然辛苦也熬出病來,但卻是我自己最覺得對醫院物理治療部最有貢獻的幾個月。而我的專門興趣和臨床導師工作,也是這個時間開始的。

現實是矛盾的:沒有人走,沒有可能有空缺給予畢業生上戰場的機會;多人選擇離開,又有人會垢病是機構沒有好好以自己的工作方式挽留好員工。這個假設,是基於機構任職人數長年都沒有增加。

從來沒有增加人手,即是機構發展停滯不前,鬥心隨著年月而枯萎。

別人心目中的理想僱主,是不是可以自求多福不思進取,不斷流失員工,以低薪吸納新人而毋需考慮資深從業員的價值?若閣下不同意我現在的想法,請用真理踐踏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