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愛情戀上癮》專題。

(同樣,如果你仍想去戲院看這齣戲,以下內容會影響你欣賞的興致。)

看過影評才記得裏面有一個網上通傳過的觀點。輝瑞(Pfizer)當時叫推銷員硬銷抗抑鬱藥樂復得(Zoloft),但久久不能攻陷禮來藥廠(Eli Lilly)的百憂解(Prozac),到最後,輝端起死回生,是研發了「 一代春藥」威而剛(Viagra),連醫生都搶著問男主角拿貨。有病沒病都人人都搶著要買,更戲稱威而剛為「維他命V」,有病醫病,沒病強身。

全片輝端的商標大得不可再大,反而競爭對手連藥廠名都欠奉,這種軟性宣傳顯然是冠名贊助的成效。

但暗諷仍在,大藥廠花盡資源搞這些賺錢的藥,對女主角患的柏金遜症卻不屑一顧。難怪,患這種病的人只會愈來愈窮,到了一個層次將醫保的倍償清倉,沒有保險公司願意續保,連買藥的錢都沒有,唯有跟著其他窮病人每逢周末搭長途巴士到加拿大,為的只是便宜數個巴仙的藥。

不是人人到最後幸福到有一個強勁胸肌的積嘉倫賀說會養你一世。

醫護仍然是一行賺得多會遭人指罵的行業,社會責任,原來是需要代價的。我們,付得起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