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未看這套電影,這博文關於電影內容會影響力你的欣賞興趣。)

每年過時過節,指定節目,是帶著媽媽去看「鹹片」。今年戲碼,是《愛情戀上癮(Love and Other Drugs)》。說實話,為的不是積嘉倫賀的胸肌,安妮夏菲維扮柏金遜病人的神態我想連麥博士看到都搖頭嘆息,而是14年前美國的醫保狀況。戲中描寫藥廠推銷文化,和醫生的利害轇葛,到今天仍可受用。

藥廠職員以千絲萬縷的利害關係左右醫生用藥決定,那病人需要藥,應該問醫生還是藥廠職員?戲裏醫生講出了重點,藥廠只為醫生藥單硬銷,萬一出了甚麼問題,還是醫生自己承受。即是說,藥廠作為始作俑者,搞出甚麼事情,都毋需自己負責。

但也是因為醫生有生殺大權用哪家藥廠的藥,才變成各家必爭之地。

權力包括責任,想自己有更高的權力,必須更有力的承擔。

轉介問題,無非是當中有可觀數目的同業覺得自己未準備好,引發事故的風險和訴訟。真金毋須怕熊爐火,何況政府做事都是要有事故發生後才會開始,當然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無人願意做這要犧牲的羔羊。

更要想想的是,有些同業兼顧醫療用品推銷和臨床看症。東家曾經有過爭拗,物理治療部希望騰出人手主打治療工作,將醫療用品銷售行政工作交給倉務專家藥劑部。有人覺得物理治療師自動放棄決定病人是否適合該用品是不負責任的問題,但更多時侯,只是醫生指令物理治療師提供而毋須專業意見,當中經過一些毋須看物理治療師而需要當作物理治療求診的收費更是令病人覺得不合理而投訴的原委。

以的專業知識和對病人的承擔,你覺得自己值多少權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