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剎那間轉到新加坡。

運動醫學「香口膠」醫生快要將研究成果投稿,希望可以在知名學術期刊刊登後,在學術界賺點名,在私家症那邊謀點利。但當實驗結果到了部門會議時,物理治療部高層群起而攻之。

一切要由實驗設計開始。話說,在新加坡,用於筋腱病變(tendinopathy)的筋衝擊波(ESWT)治療,因為治療頻幅跟打腎石的衝擊波相近,所以一直由醫生操作而非物理治療師的工作範圍。然後,醫生為了利用衝擊波作宣傳再多收私家症,推出了這個雙盲(double blinded randomized control trial)研究。此等研究普遍被視為臨床研究最嚴謹的一項,若將衝擊波比較一些傳統治療而明顯地有治療優勢的話,醫生就可以藉此多收私家症,為醫院增加收入。

問題就這樣來了。首先,他選和衝擊波比較的治療方法,竟然是「物理治療」,看看當中誰能治好足底筋膜炎(plantar fasciitis)。

而他的所謂「物理治療」,硬性要求物理治療師不作任何檢查,只提供一節裏只教病人拉「腳瓜筋」即腓腸肌(gastrocnemius)的運動,不准有任何物理治療跟進。

又是會到那個問題。甚麼是「物理治療」?在病人、醫生,甚至治療師自己,詮釋都可能不一樣。這名字賦予的權利和義務,應該是由法律,還是由人情?

若今天有病人帶著這麼一個診斷去看物理治療師,治療師會否不問理由就教他們拉腳筋?

衝擊波是否物理治療的一部份?到底也是物理方法,沒有用藥,那為甚麼在香港的私家診所大行其道,而這裏多數於澳洲受訓的治療師卻不屑一顧,無意跟這些可憐的醫生「搶飯吃」?

醫生為麼只看見我們的工作是教人拉筋?

為甚麼只有一節?

……

說到這裏,同事己覺得氣憤難填。

我說,儘管讓他登出來吧,因為,到時侯,學術期刊rss的評語甚至編輯部回信,有更多群起攻之的同路人。反正,又是老調子:「面是人家給的,架是自己丟的。」已經沒眼看了,由得那超人死光砸下去吧!

早前寫過關於香港「物理治療」正名之爭,「like」的人多,寫信的人少。

延伸開去,這關乎行業的生存。如果這最後的防線沒有好好保護好,最差的情況是,脊椎指壓可以申請註冊成為物理治療師,申請到醫管局和紅褲子出身的物理治療師「搶飯吃」,憑的就是早前提及的一份只有多項選擇題的考卷。尤其是現在人手短缺的情況下,相信若真的請不到治療師,這是他們佔領高地的重要時刻。

甘心的,可以選擇沉默。

不想改行的,請將你的念頭化為行動,為下一代積點福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