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找回美國物理治療學會的會員通訊。做澳洲物理治療學會會員,真好。

原來多個國家的物理治療學會都在鬧會員荒。選擇不加入成為會員的,大都是所謂Y世代的新一代從業員。在他們的文章中,他們認為新一代不再認為加入專業組織為成為專業一分子所必須要負的責任,而是在一大輪考慮權利和義務後所做出的決定。

所以,在世界各地的物理治療學會,都有將專業團體年輕化的品牌活動,除了是令病人繼續選擇物治療作treatment of choice外,也希望藉此吸引新入行從業員加入成為會員。

在美國,他們推出師徒制,在不同領域的專研組讓新人可以參與,在x世代甚至baby boomers還未退下來的時侯,還有一些給新一代可以發揮領導才能的位置。

在澳洲,我早前已提及過品牌計劃,網頁一起首,就是物理治療學生和新畢業治療師的造型照。帥哥美女,除了吸引新入加入成為會員,也吸引高中生選擇物理治療師成為終身事業。

在加拿大、紐西蘭、英國,類似的活動相繼展開。而英國因為公營醫療機構仍然不能全數吸納全部畢業生,學會有專門在就職和持續進修支持新畢業生的計劃,成立網上薦人館和資料庫。

甚至我們的「好朋友」新加坡,2010年ex-com大換血,老祖宗陳愛珠博士(Dr Celia Tan)退下火線,全部委員差不多是新人,網頁版面換了,更順勢因應註冊制度今年起錨造勢,出盡飲奶之力申辦2015年世界物理治療聯會議(WCPT congress),上兩星期才有訪問團橫掃各大公立醫院。他們可以參與認證治療師和物理治療診所,至少可以「鼓勵」這些人加入成為會員。

甚至連澳門物理治療師公會都有利用面書招攬年輕會員,不要批評他們只有67個會員,但網站至少做得比我們的漂亮。

至於仍然以為自己在世界前列的香港,在福利,Y世代感受不到這群師兄師姐為自己爭取甚麼。入職問題而衍生的程式工作員、學位薪級點的問題、甚至參加外國講者在港主辦工作坊這些卑微的要求,400塊的會費,是分析員所講最差勁的投資。因為,連團體都不呼籲病人優先選擇會員治療師作質素保證,會員不以自己身份為榮,掛著名字沒有甚麼實質利益。

ok,再說甘迺迪名句:「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甚麼,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甚麼。」Y世代在專業團體的參與程度,也是持續偏低。原因,可以是長幼有序,尊卑有分,但同時間也窒礙了青出於藍;也可以是因為義務工作吃力不討好,看不到做義務工作為的是甚麼,情願多點時間「搵真銀」。香港大律師公會會長今年由印裔大律師擔任,已缺少有叫座力的人仕參與,因為出了名的都跑去從政,不出名的情願賺錢都不想以義務性質處理會務。

垂死了,卻不在掙扎,原來這種自殺,雖然慢,卻在不知不覺間,由後浪如海嘯捲上蓋過前浪後,就是另一個時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