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新加坡申辦世界物理治療聯會會議,幹事會成員旋風式訪問各大醫院。

然後,承蒙高層眷顧,會長樂意抽空到這「屋邨醫院」進行示範演講。不過,聽說演講有點令與座者失望。同事放出來的蚊,將整個早上應有的生產力都給毀掉了。

不知怎的,全世界的物理治療組織會長,髮型都要梳得要與天比高。曾經待在美國物理治療學會當六年會長,然後到世界組織繼續她的王國。每次「出巡」,就像女王駕臨一樣,而她的樣子也像很享受的樣子。探訪不像戴安娜親手拆地雷,反而像以高姿態在「中原君王慰問南蠻」的感覺,在炫耀著自己受人前後擁戴,每次見面都要先來一句:「會長吉祥。」,再將架子裝得高至可以將黃家駒再摔死多一次。

我在澳洲參加他們學會的物理治療周年大會,她是主講嘉賓,好像連澳洲這些已經算有點牙力的同事給比下去。在討論物理治療師基本課程博士化的座談會,漠視澳洲的國情,一味宣傳全世界的物理治療訓練要博士化,雖說是「世界」代表,還不是有點教人咋舌的大美國主義。

還怪不得香港的教授在參加他們的會議時,因為基本物理治療師訓練還是學士學位,再因為地域分佈,將香港代表和柬埔寨、泰國、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在同一桌時,心裏是有多麼的不甘,再於理工大學MPT(物理治療碩士課程)業界會上吐出一口這樣的苦水,希望可以藉碩士課程在世界會議的地位裏爭一口氣和面子。

爭風呷醋的事情,不會因為大家受的學歷提升了而會變得大人有大量。更糟糕的是,這一行從來女人都多,這樣斷層分明,更要做的是,想自己講話可以大聲一點,記得要將髮型梳得和超級撒雅人一樣高就應該行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