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Bob the Builder 的親戚?)

老闆飯局。以為相對無言,可我差點忘記了,她除了是我闆,她也算是我昆士蘭大學的師姐。寒暄話題當然又由昆士蘭大學講起。一講,自然又是那叫人嘖嘖稱奇的標叔。

話說當時她上課地點不是現時的地方,隔鄰因為擴建校舍,地盤噪音影響上課,而標叔更是一個不折不扣如假包換的過動兒,專注力奇低,所以不時可以在自己講課期間忽然將頭探出去看個究竟。鑽地、飛機飛過,所有可以放下手上的一切看個究竟。

當中,可以包括學生的口試,所以,聽說兩年前有學生考試不及格而憑這個理據成功要求重試和加分

再加上在大學診所在學生、導師和病人面前玩簡報用的雷射光筆到處亂射這些「兒時玩意」,雖然很難想像在一位大學物理治療部門主管身上發生,當時師姐的同學為了「答謝」順便揶揄他,畢業時送了他一個紙皮箱,裏面是一盆散沙,和用樂高積木砌成的建築工場模型。

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標叔極度喜歡這件「佳作」,可能是因為這一定比我另一位老闆將周教授的樣子貼在獎盃作為班際高爾夫球比賽獎品的「周桂蘭盃」來得漂亮。

Let’s work hard, play harder!

延伸閱讀:黃藥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