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上星洲系列(六)

在香港和新加坡愈遊走得久,愈覺得兩個城市在做一個孿生式的等價交換。

在新加坡,我開始見到和民、板長壽司、利苑、滿記甜品xD24榴槤班戟和佐丹奴;在香港已經看到大食代(food republic)、土司工房(toast box)、翡翠拉麵小籠包(我想很多香港人都不知這其實是新加坡財團)和美珍香,每次在城市A看見應該在城市B才有的店舖,我都會問自己一次,自己究竟是左哪個地方。

亦由於烏節路多了幾個新商場,而發展商又剛好是新鴻基、香港置地及和黃,原本名為辭職實質散心的我,徒步走在街上,更加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香港式的地產霸權,版圖已經擴至南洋。

如果沒有財政預算案報道,告訴我這個永久居民有政府派的花紅在公積金戶口,我真的沒有甚麼感覺自己還在新加坡。

反而,在香港時代廣場的地牢,可以讓我坐著板凳,呷一口teh-cino(南洋奶茶配美祿再拉開起泡的飲品)再配咖央多士半熟蛋,反而才是我想要的南洋風情。

是我自己迷失了,還是這兩個地方因為長年內鬥爭「亞洲四小龍」的頭銜而失卻了自己應有的性格?那我要散的心,到底應該在哪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