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上星洲系列(七)

今日《海峽時報》訪問幾位中小企老闆,怎樣將自己的家變成SOHO – small office home office。文章訪問了餐廳老闆、網站主持人如何僻出空位置辦公室;室內設計師如何將自己的家變成陳列室等等。

首先給大家點點背景資料。新加坡的政府組屋,最小都是八百多至一千呎三房式單位,大的可以是兩層有閣樓的五房式大宅,其中一間一定是主人房連洗手間。而一般家庭通常都會買比實際需要多一個房間的單位。

最簡單的原因,當然是可以把梗房出租給像我的這種外勞,只將之佈置成小巧別緻的睡房,加上空調設備,每個月就可以白白有幾千塊港幣錢送進口袋。

而報導當然在說其他用途。而我的朋友中,有一位更將之玩得出神入化。她是我上教會的組長,有好幾年都上她家吃團年飯。人有三急,想上在廚房後的手間,但裏面有人,在等待之際,她對說:「不如去髮型屋那個吧!」

甚麼?家中有髮型屋?原來她的媽媽一直在家工作。媽媽是位髮型師,將自己三房單位的主人房改裝成髮型屋。甫進去,裝修和客廳甚至組長的房間很不同,乾淨俐落的設計,兩張古老但不古舊的紅色皮面上海師傅專用理髮椅(有點像《魔街理髮師(Sweeny Todd)》主角用來殺人的那種)椅子前面的兩大塊鏡子,有齊基本的焗頭燙捲機器和各式小配件側放在一角的櫃子裏,而廁所也改成具有可以讓客人躺下被洗髮的水盆。最正點的,是連市面一般理髮店都沒有將它放在鏡子旁的液晶體彩電,更可以指定看電視還是看影碟。更震撼的是,彩電附上杜比環迴立體聲系統,因為「關店」後伯母也會用這個追韓劇,坐在鬆軟的剪髮椅上,看著裴勇俊那會放電的眼神,有哪些事情這這個更愜意?

新加坡政府容許公營住宅可以作這種的商業用途,可以同時安居兼樂業,也是其中一個幫助中小企減省租用辦公室的費用的抯施。而家父也將寓所作辦公室,除了機器貯存在貨倉外,所有文件帳戶往來都在家中進行。我記得,我小時常常偷用他的傳真機將點唱送到電台唱片騎師那裏。

最近,弟弟又開始扭抳,想為家中添置xbox kinect遊戲機。我從來的意見是,買這東西是為了工作上的考量,看看這小玩意,會否在自己的病人身上用得著。

怎料,弟弟在產品測試後,才發覺家中客廳的大小,未必讓感應器準確偵測人體律動。感應器最少要離人體約1.8米(約6呎)距離,才知道,同類型居屋最大的單位,客廳也不夠大去玩這玩具,又或者讓病人做點點復健恢復身體機能。

弟弟仍然鍥而不捨,遊說父母度尺換傢俬。我打趣說,如果真的要玩kinect,不如首先買一幢樓。

但細想一下,以前做老人科時也曾經想過,如果父母年紀開始老邁,又或者結婚生孩子(當然是癡人說夢話)想黏在家多一點照顧他們,但又想繼續看病人,買個大一點的單位,前舖後居,有齊治療床、簡單all-in-one治療治器、可摺疊的跑步機和pilates reformer,省出來的空間可以作點跳躍的動作,還有一整道牆都鑲上鏡子,一個可以放其他小道具的角落,前舖後居,並不是不可能。

當然,市場策略,一定是一些想尋找「家」感覺作為超級安慰劑(placebo)的病人。位置可能比較偏,所以要先將自己打造成深山高人,要那些屢醫無效的病人去這個私房物理治療診所尋幽探秘。

雖然沒有錢出實現,但只是想想,已教人興奮莫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