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走了。年年月月,最捨不得的,其實是病人。

這個「最後的一個月」,彷彿全新加坡的舉重運動員都找上門來,本小姐又要做一次雜症王。選擇了三個個案,再想想自己只是在碩士課程的一個舉重專題習作,知少少扮代表原來可以如此令人讚嘆不絕。

姑且稱呼他們為醬爆筋肉人1、2和3號。他們全部都替國家舉重,但最後都五勞七傷。

1號是國家隊代表。因為姿勢不正確引致肩膊盂脣撕裂(glenoid labral tear),屢醫不癒。他看這兒之前也看過一些私人執業的物理治療師,但做的只是超聲波和傳統的肩旋袖肌強化動作和掌上壓,只起手90度。

但舉重運動員,通常最大的問題在起手180-190度的問題。沒有認識過這運動的,根本不知道他們肩膊的柔軟度要像體操運動員一樣厲害:

然後,要由頭到腳跟他執技巧,比教練還要巨細無遺,但至少可以重新開始練兵,準備年底的東南亞運動會。

筋肉人2號,是1 號的隊友,但只是玩票性質的小學雞,竟然因為熱血過度,斜方肌(rhomboid)過度鍛鍊,結果不是拉傷肌肉,而是將肌肉連接的頸椎第七節棘突(C7 spinous process)扯斷成骨折(avulsion fracture),還有個美麗的名字,叫Clay Shoveler’s fracture。我警告他們說,若有第三位隊員受傷求診,我會找教練理論。

筋肉人3號是中年軍官,早年進行任務時撞傷多條肋骨骨折,沒有戴上腰封,但每次作上半身肌力鍛鍊都隱隱作痛。在一般動作檢查都找不著任何東西,直至趴下來摸──怎麼左邊的腰則肌肉躺下來都鬆不了?

找來trainer看抓舉技巧,原來他一彎下腰,他以為自己腰板是直的,可是歪了最少20度,似乎因為受傷的經歷令他對姿勢的認知減弱了。加上正規軍官每位都是拋頭顱灑熱血的叔叔,雖然修身有道,但長此下去唯一出路是提早退休。trainer花了很多時間糾正動作,但仍不可以增加負重,生怕因為太重而又再側向一邊。

他說,原本不想來這次物理治療。話說十年前在同一家醫院,受傷後卧病在床,當時的物理治療師不顧他的痛楚,硬要扯他下床走動。如此不近人情的「physio-terrorist」,令他對物理治療失去信心。再加上隔鄰醫生連解釋病情都被軍官覺得有問題,腰椎數目應該由上數到下都調亂了方向,他對當日的物理治療都沒有太大期望。

但如此合乎情理的解釋令他喜出望外,他說,估不到囤積多年的謎團被這天的物理治療解開,也對物理治療和物理治療師另眼相看。

「我還以為,上網看過些甚麼文章報道,再跟著做點點運動就可以呢……」
「如果這樣就可以斷症的話,那我們可會變成失業大軍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