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覺得《The King’s Speech》這電影名稱的台灣/ 大陸繙譯比香港的來得好。電影仍然將喬治六世塑造成亂世英雄,《皇上無話兒》反而顯得電影想彰顯皇帝的懦弱,但明顯電影的調子不是如此;反而《皇者之聲》 就似電台名稱──「皇者之聲人民廣播電台」,英國君主的演說都會透過英國廣播公司(BBC)作全國直播,所以,片中皇帝也慨嘆,做皇帝,只不過是個超有名 氣但照稿讀的廣播劇演員。

去戲院看這套電影,當然是自己最喜歡的兩位演員──由《BJ單身日記》已經很喜歡的哥連卓夫(Colin Firth)和《閃亮的風采(Shine)》拿過奧斯卡的影帝,昆士蘭大學「大師兄」謝菲路殊(Geoffery Rush)擔綱演出。整套影片沒有甚麼特技,卻以主角的近鏡加低清化妝突顯演員的神情去營造氛氛和情緒。而最印象深刻的,不是哥連卓夫以激似真人版聲線重 演宣戰演說的一幕(以下為真人版,電影版相似度近乎90%,難怪可以做影帝)

而是當皇帝要進行登基大典,語言治療師被發現沒有相關行醫資格而被教士勸阻協助皇帝綵排,加上澳洲藉貫一直在英國本土被歧視,皇帝如夢初醒,才知道這位一直像好朋友的語言治療師會如此欺騙自己。

在此之前,皇帝一直稱呼治療師為「醫生」,雖然知道他來自澳洲,卻不知道他一直治理自己的口吃問題,卻沒有醫生資格。治療師只是一位潦倒的舞台劇演員,因 為曾以自己的演員訓練而幫助無數有戰後創傷後遺症的軍人重新得著說話能力,所以慢慢發展出一套治理口吃的方法,當中包括照顧病人的身、心、靈。

「為甚麼你從來都不讓我知道你不是醫生?」

「你可以問問你太太。不論在報紙分類廣告和辦公室門牌只寫上『專醫口吃』(speech defects),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的名字後再加上那些毫無意義的大楷英文字母。」

在皇帝找治療師之先,他曾經尋求醫生的意見,醫生竟然要他嚼波子放鬆口腔肌肉和抽煙成減壓,但無一奏效。

奏效的,就是這些一連串口腔橫隔膜肌肉訓練,和打擊自己心魔的心理治療。以演員去教這位沒可能轉工的特級讀稿員其實最適合不過。

有執照的,是否就代表治療質素有保證?

沒有執照的茅山術士,是否就要出言打壓?

但最後語言治療師都要將自己的治療哲學專業化,成立語言治療師學會和專科書院。當中的意義又是甚麼?有傳他discharge了皇帝後他的私人執業生意走下坡,所以藉這些事再擦亮自己的個人品牌,還是他真心要一群有心向語言治療發展的人員有應得的社會地位而將之專業化?

答案,只埋在九泉之下了。

參考連結/ 延伸閱讀:
Lionel Louge Speech Therapist 1880 – 1952
Lionel Louge Wikipedi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