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上星洲系列(八)

師弟在面書上忿忿不平地指摘空手道總會主辦的國際賽事,情願花錢聘請新潟的空手道高手來港獻技,都不願做好臨場醫療服務照顧好各國參與比賽選手的人身安全。不論因為總會不願花錢買保險,還是真的是因為風險太高而沒有保險公司受保,救護員和醫生因為權責問題就算受傷都不能作出治療,而現場更是一位物理治療師都沒有。

然後師兄說,奧委會一直嚴格規定屬下體育總會在舉辦國際性賽事時有足夠的醫護人員作免費治療,並以此提供一個合理而公平的比賽環境。他亦引述新加坡體院有一支長期醫療隊伍,主要由運動專科醫生、護士、物理治療師等組成,長年照顧全國大小體育賽事,並有急救車快線將危重運動員送到醫院急症室,作出最快最適當的治療。就此,兩家擁有全國最大運動醫學部門的兩家公立醫院長年分別負責渣打馬拉松和OSIM三項鐵人賽。

為甚麼新加坡會這麼搶先別人一步,將這些東西規範化?我雖然知道箇中因由,卻沒有繼續在面書糾纏下去。

因為,回憶像鐵軌一樣長。

今天路過國立圖書館,回憶又再一次湧上心頭。我看到的是前新加坡三項鐵人國家代表張穎傑(Thaddeus Cheong)的傳記。面世時,他十七歲,剛剛完成了令他躋身東南亞運動會(SEA games)的OSIM三項鐵人賽,得到第三名。但傳記竟然比五十來歲,替張學友寫過《雪狼湖》的李迪文(Dick Lee)厚。

雖然有好成績,但他永遠沒有可能去東南亞運動會。就在跑過終點後不久,忽然間心臟病發,就剛剛倒在到現場捧場的媽媽懷中。場內竟然沒有合資格的醫護人員在場,因為錯過了拯救的機會,他就是在離賽場不遠的舊東家急症室被宣告不治。

那時,我被調到康復科工作,沒有參與事件。因為事主是國家一級選手,是名校模範生,大家估不到好端端的大好青年勤做運動會突然猝死,而舊東家的品牌一直做得不好,所以出事後,傳媒將新聞炒得很大,覺得醫院和主辦單位有疏忽之嫌。在傳媒和公眾壓力下,體育理事會成立了專案小組調查事件,並設立賽事安全指引,作出早前提及的醫護人手安排。而總會亦要付費讓國家級運動員作臨床風險評估,看看運動心電圖有沒有猝死的風險。

穎傑的醫生阿姨為他寫了這麼的一本傳記,出奇地沒有以自己的專業知識將懷疑疏忽的機構殺個片甲不留,反而打溫情牌,敍述這位小伙子生前的點點滴滴。而穎傑的父母更出人意表的是,他們仍然繼續全力支持同樣玩三項鐵人的弟弟進行國家隊操練。

別人問:「你不怕連小兒子像他哥哥一樣會突然離開你嗎?」

或者,哥哥這樣早就撒手塵寰,就是利用事件的一連串骨牌效應,在天家去照顧這仍然在沙場上馳騁弟弟的人身安全。

更殘酷的是,所有關於安全的一點措施和資源,都是建築在這些血肉長城上的。香港的體育總會,似乎不見棺材也不會流眼淚。

(註)各同業請注意:請確定你的執業保險有沒有包括進行義務工作的臨場物理治療服務,並保留所有運動員紀錄,因為這會或作運動員受傷向主辦單位索償的費用的證據。若果保險是僱主替你購買的話,很可能若你在臨場出了甚麼忿子而運動員決定控告你的話,你還是要自己掏腰包打官司,因為這不是僱主要求你的工作範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