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香港的財政預算案一出,我就說會被新加坡今年度的比下去。醫療、教育、住屋的資源投放,注資同時有投資、退休保障和醫療儲蓄的公積金(Central Provident Fund)制度,留在戶口原封不動都風雨不改有四厘年息,最最最小的政府組屋都有約一千呎,又有獎學金資助優才生到國外留學然後回到政府或公共機構工作。面書留言上有一則問道,如此好的福利,新加坡是否就可以成為一個理想居住地。

提到獎學金,想起在新加坡期間我「放蛇」到了一個專職醫療獎學金簡介招聘會。

會場座落在一個專攻年青人的商場大堂內。講座場館外,有新加坡的新舊醫院聯網攤位,介紹不同的專職醫療的獎學金選擇詳情等。甫進講座,就收到這個好康袋。口號剛剛是宣傳叫人入行物理治療師的易拉架旁邊。

好大的一口氣,講座繼續粉飾太平,宣傳物理治療師工作的意義和滿足感。場外就有一眾獎學金得獎人的專職醫護人員向高考生解釋獎學金詳情。我想,理工大學要學一下,因為大學諮詢日的安排,專職醫療和其他科目不同,應該找現職物理治療師詳解工作詳情,而非短視地吸引學生入讀後沒有考慮到高考生選擇這些科目時就要考慮到工作選擇相對穩定及減少的事實。

幸好找來不認識的同業,然後解釋理工學院文憑接駁澳洲大學學位的獎學金,同時有直接升讀澳洲四年制大學課程包學費住宿機票的選擇(當然可以選這個的高考成績要更好)。當我解釋這些時,小師妹的眼神閃閃發光,在覬覦彼方那似乎綠一點的草坪。

我沒有隨後解釋兩者要在提供獎學金的機構履行分別四年和六年的死約,換句話說,新加坡政府逼這些入世未深的19歲高考生在那一刻決定自己最少10年前途的東西。

如果是好的經歷,通常得獎人都可以扶搖直上,「走快線」坐擁首席物理治療師之位:

就算沒有這樣的成就,也最少不愁畢業後4-6年的生活。如果鬱鬱不得志,家境又不容許賠錢「贖身」的話,這會是一種折磨。而「贖身」問題,更觸發一眾納稅人在報章評論上筆攻政府將資源錯配,浪費了資助和人才。

香港政府、大學要香港的高考生決定入讀/ 入行前,都沒有這樣周詳的考慮,「闊佬懶理」的態度,只用現時的高入職點以吸納高考生選讀物理治療,卻沒有提及停滯不前的增薪點的事業發展,凝結了的升遷制度和年青人的熱血。就像那拖捨的6000塊一樣,只懂用ok繃貼大毒瘡,對症不下藥。

難怪,事過境遷,我又再嗅到似曾相識離職潮的倒楣氣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