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港第一件事知道的,是新加坡和香港的「大佬」有何不同。

新加坡在新入職治療師完成rotation後就可以讓他們留在自己有興趣的部門,做研究唸書;香港的物理治療師,到了自己是一級甚至高級物理治療師,都要因為替假人手分配要到其他部門「食豬肉」的準備。

新加坡的制度造就了很多臨床專家,卻少了突發情況借調人手的彈性,因為制度容讓看膝痛看得出神入化但已經退化到完全在深切治療部不能生存的高級物理治療師。香港的高級物理治療師多才多藝,卻甚少有一兩項專長可以讓別人(主要是向部門外的)留下深刻印象。

所以,在新加坡很容易找到專處理某類病症的物理治療師,前膝痛腰背痛中風腦損傷都有多位專家物理治療師處理。在香港,如上年十月澳洲物理治療學會月刊《InMotion》都有會員來函說過,物理治療師如此多才多藝,是versatile,但也今自己變得沒有性格,個人品牌也難以打造。

在管理的立場來說,當然想在同事替假時多點彈性,無可厚非。而物理治療師總有點心態,怕專了一科,而無可選擇地逐漸喪失其他範疇的工作能力。但世界的趨勢都走向專科化的時侯,在香港公私營醫院的物理治療師是否付得起這種機會成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