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處都是鬧人手荒的新聞。但多出的空缺,大多是社區一級治療師職位。加學位出來的都是菜鳥,經驗治療師又未必會到社區工作,未知是否可以真正解決問題。

新工種,在一片混沌時就有不同的專職醫護人員想分一杯羹。但周六晩的周年大會, 邀請醫院高級物理治療師講社區防治, 主席也沒有甚麼新的思維教予新一代治療師,也是照年前師弟一句:「低下頭做事,再等有人賞識。」連基本概念也搞不清楚,還在大家沒有預期之下將槍頭指向註冊護士,真是詒笑大方,誤人子弟。藥物、傷口(尤其褥瘡)處理等等我們不得不承認別人比自己優勝,人人在團隊中都有相當醫護知識,溝通技巧較優勝就可以勝任。醫護職場,忽然間變成像商場一般的汰弱留強,訓練背景已經變得不重要,能者居之,註冊制度再沒有能力為自己保障一官半職。

如果如此,那為甚麼職業治療師在今次學位加幅比物理治療師多?要人賞識,現時的工作文化和做法是否足夠?

初來報到,要一字一句地將「米台目老鼠粉」變回「銀針粉」般將術語轉回翡翠台,在看同事醫療報告寫法時,發現病房部的病人一大清早都在治療室做的個多小時有不同項目的運動,只變成一句「繼續訓練」我問同事是否太簡略了一點,他答道:「醫生都不會看怎樣看的了」星期六交予技工執行的運動,因為治療師都要奔走深切治療部,從來沒有人寫在醫療紀錄上。我們的努力,何來有人看得見?如果在周六所謂治療期間出事,又由誰來負責?

將自己的專業決定在醫生和醫護面前簡單化,膠花化,又沒有十足把握完全肯定物理治療師在新服務中的角色,四年後,畢業生重回小妹年代般多,他們的前途,將會是怎麼樣?

延伸閱讀:
明報 http://jump.mingpao.com/cfm/JobArticle1.cfm?PublishDate=20110311&TopicID=L1&Filename=gp100056.txt
經濟日報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0a8c57a2-53a1-4e0c-bef1-cf1bebbfe86f-010972?ref=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