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在我的面書上提及過,在私人醫護市場漸趨蓬勃的時侯,物理治療師沒有像醫生護士一樣出現高薪挖角潮,有渴市狀況卻沒有將價錢離推高,是因為物理治療本身的可替代性。

早前110會上老教授提過她們受到志願機構要脅,如果再請不到治療師就情願用低一點的價錢請健體教練去擔任相關工作。

再聽到的原來是在上位人仕自己對物理治療師的所謂「管理哲學」。上回提及過,菜鳥完成應有的rotation後,若沒有機會晉升,就會一直留在基層前線做遊魂野鬼,妄想可以專注一科發展。「二級物理治療師」的銜頭背後潛台詞是,經理只覺得這些人是鏍絲釘,若有人選擇離職即是野心擴大的表現,此方法亦令人手可以即時作出調配,因為覺得這個方法,看似令全部門所有人都可以勝任這些工作。

物理治療師的工作範圍比經理當菜鳥的年代已經闊了很多,而在香港的二級物理治療師要完成一個rotation需時九個月到一年時間,有多少物理治療師有這樣的能耐蹉跎歲月?理工大學不知就裏可以收剛完深切治療rotation的同業唸啪骨,但若他們想到海外攻讀專科碩士課程恐怕需時最少七年(完成rotation再加若幸運地被經理派到有興趣的專科共兩年相關專科經驗)。青春,真的要如此浪費嗎?

所以,有全心想升職的同業就選擇唸一些放諸各專科皆準的碩士課程,例如流行病學、生物統計學甚至工商管理碩士。當畢業並順利升職後,卻發現雖然在專業發展上增進了執行和設計研究項目的知識,醫管局更有千千萬萬的病歷可以提供數據,但經理會以治療師應專注臨床工作而拒絕劃分工時作臨床研究,所有在醫管局周年科學會議上由同業主理的項目是他們在工時額外撥冗出來的心血結晶。醫管局和香港唯一物理治療學術機構──理工大學沒有任何諒解備忘錄,利用大學的研究資源作分析,很多有用的數據就此浪費,也難怪世界上的學術期刊鮮見到香港醫管局的同業撰寫的研究報告,而大學的項目也是偏向在象牙塔中的基礎研究。

開始明白大白象是甚麼意思,這種「管理哲學」令這一行失卻了獨特性,難怪這種可替代的特質令這一行裹足不前。要走,真的要這種哲學自然陰乾嗎?

延伸閱讀:
通才、專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