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進大宅門,就被指派到產房做產後運動班。

其實,同業早就著先機,因應家長都成了咬著金叵羅的怪獸而在私人市場開展出如雨後春筍的運動班,收費風儉由人,但總會有四至六課堂,做點運動,認識其他三五位媽媽分享經驗,是治療師其中一種求生技能。有些想「劏客」的更將昂貴的健身器材加入去,整件事價值更高,超級安慰劑反應可以讓媽媽極速修身,索過索瑪莉。

到了公營機構,六課堂不得已要濃縮成一小時精讀班,內容要涵蓋大部份孕婦要知道的東西,照顧嬰兒的人體工學、腰部紓緩的運動、腹橫肌盆底肌運動,甚至常見需要轉介物理治療病症等東西。

講的時間,是順產媽媽生孩子的24小時甚至以內。其實有時他們累得想倒頭大睡,但感謝他們仍然撐起眼皮聽治療師的講話。剖腹的,大概是孩子出生第三天。傷口仍然隱隱作痛,但也會忍著痛「訓身」在地上親身體驗運動效果。

講課的,大都是未生過孩子的菜鳥治療師(雖然我不是菜鳥,但我未生過孩子,說來慚愧,怎也沒有說服力)。

更吊詭的,是香港媽媽和內地媽媽在爭持治療師的授課語言。一小時講課時間已經不夠,再雙語廣播,不只舌頭打結,人格分裂,也令民族間的深層次矛盾互相敵視的態度在產房呼之慾出。

1) 剛生產完睡眼惺忪之際,是否講課、運動班的最佳時間?
2) 是否要設廣東話及普通話組?
3) 一群媽媽大約10-12人,一位治療師沒有助手/技工的情況下帶運動班,是否想想要寧缺勿濫?

但我肯定告訴你這不是醫管局要投放資源的東西,和生命危險未必有太大關係,病人不死的東西最好不用涉獵,還是不要想太多好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