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簡報,又稱「早禱會」,做的是晨操、講講誰在放假和隨後的人手調配。完成後,技工會先開始工作,治療通常有隨後的報告,一般是和物理治療不知有無關係的課程等東西。

今早老祖宗煞有介事告訴大家有好消息。

原來,某位現正在衞星診所工作的師姐「升呢」成一級治療師,還已經正式以新銜頭上任。

全場的反應有點讓我咋舌。或許當事人不在,也或許事出太突然,大家都沒有怎樣興高采烈地討論,也沒有拍掌歡呼,大家只是「哦」然後沒有怎樣奇特的反應。

老資格的,對同袍升遷的消息的重覆感到麻木。
在中層的,可能在想「怎麼不是我?」
菜鳥級的,誰當上一級治療師都沒太相干,反正班也是這樣上的。

同時,消息不是當眾向治療師公佈,少了現場的震撼。要升了職才知會其他人一聲,如此閃縮地處理這些消息,也證明:升了職,也不代表甚麼要大肆慶祝一番的事情。所以,記得很多新加坡前輩都說,情願只加人工,都不願升職,因為升職帶來的額外收入,太多時侯抵不上多扛上身的責任。

要錢,還是要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