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下班,隔鄰的師弟在叫救命要求增援食豬肉症。

新症是一位七十多歲的老阿嬤,忽然間在廁所暈眩跌倒。

然後,醫生發現阿嬤的高血壓用平時的藥物都控制不了,入院後轉了藥,血壓仍然大上大落,有姿位性低血壓(postural hypotension)問題;腰痛或因為脊椎擠壓引起,隨後更有腰痛,x光照出腰椎第一節有擠壓現象,醫生指令要阿嬤戴上腰封,再轉介物理治療跟進。

明明是藥物的問題,隨後增援的上司一直在死纏爛打問戴了腰封對姿位血壓的影響。但我看到藥紙再查詢護士後, 仍然相信,內科事,內科了,別妄想物理治療可以幫上甚麼忙。

師弟知道腰椎問題後,在問我為甚麼沒有好好檢查腰椎神經線的肌力。我反問他:「難道醫生看過、穿了腰封還要逐節查嗎?」原來這兒的骨醫紀錄不好,常常斷錯症,在治療師印象中瘋狂插水,漸漸成為一種不信任的風氣。就算骨醫看過,治療師要重新再檢查一次以求心安。

已經過了下班時間15分鐘再加冗長的新症紀錄要寫,最後大家都同意不再糾纏下去,擇日重賽。

但日以繼夜地下去,這種互不信任的態度,多花時間做重復的動作, 倒不如搞好關係, 省點時間做點更有生產力的事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