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人家婦產科醫生大聲疾呼要求政府限制外地孕婦來港產子數目,終於逼使政府制訂「八萬八」指標。醫生的論調是,事情己經嚴重影響到服務質素,甚至影響香港媽媽和孩子的人身安全,不由得政府翹起雙手其麼都不做。

另一邊廂,上司在著員工準備稍後的專職醫療員工大會。原意是讓前線員工向高層面對面反映關於工作環境、員工士氣和挽留員工措施等問題。

但到了醫院部門層面,就算資深治療師想到的點子,都是一些老祖宗講的那些「廁所有沒有廁紙」的問題。

不是說內部的問題不值得一提,我看見的是在醫管局工作的同業只顧及眼前的問題,別的部門的事情,最好不要插手干預。大是大非的議題卻沒有,內部討論連14職薪點都沒有談過。維持基本服務已經疲於奔命,一級治療師為著短缺的治療師和技工人手分配已經做到心力交瘁,還能有甚麼時間討論稍後的聲討大會的會議內容?

我想,是我一位護士朋友說的「甘於平淡」。她畢業後一直擔當病房註冊護士已經好幾年,生活愜意,不覺得有逼切需要升職,所以都沒有讀書。可能,這樣真的令人較快樂。

在醫管局工作的都是這樣心態的人嗎?他們不想一下,這個著了名物理治療師流失率高的聯網,是有些甚麼基本結構問題,到了今天私營市場較前蓬勃的時侯不堪一擊,要現存員工疲於奔命?下年度新畢業生,有多少肯走進這個既知的「謀人館」?在上位的一直在上位,樓下的菜鳥每三年翻一翻人人都不願意蹉跎歲月去等一個少一劃的虛名?這個,是不是用錢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好好整理一下舊東家的慘痛回憶,看看有甚麼可以用得著。有心人可以重看這兒2008年中到2009年初的博客。

延伸閱讀:
周一嶽允限內地婦產子(星島日報4月2日)
周一嶽:限制內地孕婦數目(明報4月2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