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謝中鋒面書圖片)

早前「八大」公立醫院婦產科要求衞生及福利局增加配額,但到了和私家醫院聯會會面後,碰上的,是一臉子灰。有如雲吞麵長賣長有,忽然間食環署說因為沒有這麼多蝦、沒有足夠師傅包雲吞而每日只可以賣一百碗,怎樣也說不通。

香港這地方,又說要市場主導,又要限私人公司賺多少,是自打嘴巴的做法。

食客絡繹不絕,因為「好味」。有如外地父母想兒女在香港出生,縱管香港的醫療相比其他地方優秀,但主要原因,是一張香港出世紙。

所以,公立醫院不可以再用醫療質素打這場仗。因為,這不是父母擔心的問題,道德操守將醫生的底線固得牢牢,會釘牌的後果,誰都承受不起。反而,政府應鼓勵私家醫院開設兒科深切治療部,減少私家醫院嬰兒要轉到公立醫院的需要,才可紓緩公立醫療系統的壓力。

至於人手問題,只是看看培訓方面可以提供多少學習機會。

又引申到物理治療,其在最差幾年畢業(1999-2006)每年一百多位的畢業生,連曾經改行的都因為高入職點回到這一行工作。但觀乎他們若一直留在本行工作都已經有5-12年經驗,若這些人已經有碩士學歷,其實足以要求一個一級物理治療師的職位。

但一地刊登在《針》求職版的,全都是菜鳥級二級物理治療師待遇,要這些人做一份工,和2010甚至數個月內2011年新出爐畢業生的價錢和薪酬福利,人手空缺,是真相還是假象?

再衍生的另一個問題:除了經驗和學歷,一級物理治療師憑甚麼得到更好的待遇?若機構裏做的是同樣的工,也難怪他們一直覺得只請一位二級物理治療師便足以應付服務需求。

即是說,為甚麼要請幟哥在地踎檔賣16塊一碗雲吞麵?我只需月薪約萬的雲吞師傅便可以做到了,幹麼要用公帑請名廚?那是否代表我們這個世界不再需要幟哥這類名廚存在?食客要在甚麼情況下覺得可以用32塊買一碗雲吞麵(尤其是一整條街都是雲吞麵檔)做老闆又要想想,是否一定要做雲吞麵,清湯腩行不行?是否找蔡瀾題隻字就可以賣貴點加一條長龍?那,蔡瀾電話是幾多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