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某本地家居用品店發現香港青年協會刊物《青年空間》。「考試」專題,除了訪問他們的服務主要對象──會考生外,裏面還有另一個「考試」專題,訪問幾位要考試的專業人員。

醫生:首先要在會考高考或者新高中聯考取得佳績,再於五年寒窗生存。一年實習醫生生涯,六年相關專經驗,兩次考試,然後成為一個看一次診收千多塊,做個手術數以萬計的專科醫生。

特許會計師:視乎哪個國家的核制度,通常若大學唸相關科目,可以豁免若干試卷。但通常都要3年相關工作經驗,另加最少四份最快也要用一年時間的考卷再加一次大考。

大律師:三年法律學位或相關資格,再加PCLL(postgraduate certificate in laws)。

其他大眾所認知的專業,如工程師建築師保險地產經紀甚至美容師撘棚工人都有其考核內容,在此不贅。

然後,香港理工大學的物理治療師拿牌,只要順利畢業,不論一二三級甚至「肆業」,都容許在Ib部份註冊;要上Ia,只需一年相關經驗,毋需考試,老闆肯簽字就行。相比之下,雖說是專業,拿牌的難度,比其他專業容易得多。小女子不才,年少輕狂,大學五件事致力於其中4件但「讀書」始終做不好,糊里糊塗得來的牌照,職場生涯來得特別崎嶇。

這樣唾手可得,難怪有專業註冊制度,同業仍然受不到專業的對待,僱主仍然理直氣壯用高級文憑的待遇招呼這群年青人。

然後,老祖宗架床疊屋,製造一個自2007年成立以來無人問津的學院考試制度。考到了,又如何?考不到也不影響執業,自然缺乏動力。

考試本身不可怕,可怕是因為和仕途扯上關係;仕途唾手可得,多了的考試是也沒法證明些甚麼的時侯,難怪沒有扶搖直上,反而是不進則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