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324_1882065885202_1047967499_2147790_7899422_o 

或許你和我都不知道,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周一嶽是位骨科醫生,還可能是位很厲害的骨科醫生。

曾幾何時,他是第一位骨科醫生將德國的內置螺絲骨折固定術(open reduction internal fixation, ORIF) 引進到香港進行的人。病人不用呆等至骨折癒合才開始復健運動,病房少了無數「鐵甲萬能俠」要每天護士消毒外置支架傷口的工序,可說是拜他所賜。

但最後,世人記得的,是他當政府官員的政績,無數市民和醫護人員眼見醫療政策缺失後千夫所指的圖騰。他比另一位以前也是公職人員高層的骨醫高永文更慘,以前沙士時鏡頭前的一滴眼淚,至少有人可憐,有人記得他的嘔心瀝血;周局長似乎做過些甚麼好事,也抹不掉「周一鑊」的雅號。

政府、醫管局似乎從來都迷信臨床技術好的醫生可以忽然變身成為好的公營機構行政人員。但效果如何,有目共睹。他們是人不是神,聖父聖子聖靈三為一體,同時要做好臨床技術、教學研究和行政管理,條件可說是十分苛刻。但觀乎朝中的升遷制度,又逃不過這種要樣樣皆精的魔鬼門檻,顧此失彼,結果每樣都做不好。

所以最好學陳馮富珍,長年在衞生署搞公共醫療,打完禽流感沙士扶搖直在世衞任當家,才是較正常的事業發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