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專業,是考出來的」文章公佈後,面書上有幾位朋友的討論。

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競爭戰場由香港打到大陸。醫管局同業說:「連本地的工作量也不勝負荷,何來精力想專業,想內地發展?」私人執業同業說:「形勢已經比人強,還要坐以待斃嗎?」大家其實在恐懼,內地可能最後會選擇外國機構協辦物理治療學校,而非香港理工大學或者香港的物理治療師。

結結實實地,今年澳洲物理治療學會3月號會訊,被巨細無遺地講述現時物理治療在中國的發展。編輯團隊請來世界物理治療聯席會議代表、曾到中國實習的墨爾本大學物理治療學生、移民澳洲的香港物理治療師和老教授以不同角度講中西醫學於物理治療的相互影響。

不知道本地同業對此有何感受。

老教授在討論在香港籌辦物理治療師碩士註冊課程時,總要將香港課程和內地發展連在一起。我常跟她說兩者或許要分開討論。但我仍然相信,已經是內憂的東西,不要再發展成外患。

沒有新力軍支持基本服務,很難有空間讓有經驗的同業向外擴展這塊版圖。

(若要原文請聯絡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