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行家一邊在唱片行買方大同,一邊講她的慢性暈眩問題。近來自己少看了這類症,加上和她相識多年,反正不一定要自己出手,便當它作故事來聽。

她有中耳炎病史,但不知道聽覺有無受到影響,而冷暖水測試(caloric test)亦顯示內耳功能正常。但一坐飛機及天氣轉變,尤其是快掛颱風時,就有暈眩、偏頭痛和耳鳴的情況。她的耳鼻喉醫生很好,每次不論用藥或用上其他方法都可以紓緩病情,但有時病發在辦公時間外,她要到急診或普通科求診時,總有點抱怨,醫生不理好醜,就給她打止暈止嘔針,卻在事後才向她問診:「究竟發生甚麼事?」卻錯失了拆解病因的黃金時機。

「似乎是你的中耳炎影響妳的耳朵對突然的氣壓轉變特別敏感。」但她已經記不起有無在臨床或其他狀況下做過和氣壓(如valsava manoeuvre) 的測試。

「我建議你坐坐麗池酒店(Ritz-Carlton)或國金的的子彈升降機。一來可以測試耳朵的承受能力,順便當和它做個鍛鍊。」她以為前庭復康就像筋骨症一樣,要做很多刺激性很強的臨床測試(provocative test)才能找出病因——其實,細心聆聽,做好病史筆記,可以省卻病人在測試甚至治療時的痛楚,奈何人生有多少時間,有多少診所,可以容讓臨床人員聽到病因向自己招手,對症下藥?

如果這對朋友的勸勉可以換來在這六星級酒店睡一晚,飽一頓飯,效果可能更佳。反正我也想知道她會否真的試試看。氣,還是不憋著的好。

(未得當事人同意公開,但一場朋友,相信妳不介意的,對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