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讀今期拉登封面的《經濟學人》雜誌五月號

美國版報導國內其一間最大的律師樓結業。根據統計數字,律師職位自金融海嘯一直線下滑,原因如下:

1) 大部份毋須和客人直接接觸的工序已經外判出去予其他非專業,甚至有電腦軟件取代。
2) 國際公司開始偏向聘請熟悉法律的外國公司(尤其是印度)做法律咨詢工作
3) 客人開始懂得消費者權益,不像以前般容易被敲竹槓。他們甚至會向律師行要求降低初級律師酬金,因為他們應該是到律師行「受訓」要交學費,過往給初級律師的薪酬被認為過高。

而文章亦提及,律師的專業光環已經逐漸失,求保持收入而半推半就沾上銅臭味。

所有行業,都會面對這樣的宭境。28最低工資,開始有連鎖快餐店引入收費機,減少收銀人手;護士、治療師將工作下放予支援人員,有時都令人覺得地位受到威脅,所需人手相對減少。

而可以生存而賺到利潤的公司就有以下幾類:
1) 提供全面的法律服務,但不是執離婚999,而是在企業角度選擇全面性的一條龍法律咨詢顧問服務
2) 專門其中一個範疇,專得收貴一截人人都覺得值得投資的服務。
3) 跨國服務,如匯豐口號「環球金融、地方智慧」,就像會計師行一樣,不斷擴充、收購、合併到最後只剩下BIG 4。

連一貫被認為是傳統專業人仕的律師都弄得如斯田地,要不斷重新找好定位求出路。世界在變在轉,是否仍然在覺得現在的時勢和未來將會和十年前一樣?

廣告